你当前的位置: 首页> 政协动态 > 正文

将个人珍藏变成大众财富

——专访文物鉴藏家杨杰祥
发布时间:2018年07月08日  来源:中山日报  作者:文/黄廉捷 张新月 图/孙俊军 

p48_b.jpg

方成百岁诞辰之际,杨杰祥捐出45幅方成书画作品参展。

p49_b.jpg

青年时期的杨杰祥(左)与方成合影。 由采访对象提供


今年6月10日是中山籍漫画泰斗———方成先生百岁生日,日前,由中山市政协指导的“百岁方成漫画展”在南朗翠亨美术馆举办,此次展出作品除了有中山市博物馆遴选出的部分馆藏方成漫画作品,还包括了中山市文物鉴藏家杨杰祥捐献的45幅方成书画作品。

杨杰祥为何能收藏到如此多的方成作品?他与方成老先生之间有着什么故事?带着疑问,记者拜访了文物鉴藏家杨杰祥。

7月5日,在东区银湾南路杨杰祥工作室内,记者倾听了他与方成老先生多年交往的点滴回忆,了解了他收藏方老先生作品的缘分,以及此次慷慨捐赠背后的故事。


“我与方老是亦师亦友的忘年之交”

谈起收藏,有着丰富经验的杨杰祥不忘发一段自己所写的心得:有情怀的收藏,才是真正意义上的收藏;同样,有情怀的收藏家,才是真正意义上的收藏家。“收藏的终极皈依是回归学术,回馈社会。对于任何一位收藏者来说,我们之于藏品,都只不过是一个暂时的保管者而已。虽然别时不易,也犹如云烟过眼罢了。”

正是这种情怀,开启了杨杰祥与众多艺术大师的交往。记者看到,在他的工作室里,摆放着他平日潜心创作的书画作品,还有他从各地收藏回来的藏品,这其中有孙中山《博爱》书法作品真迹,廖冰兄、丁聪等艺术家的作品,当然,方成的作品也在其中。每个房间的墙壁上都挂满了不同艺术家的书画,墙角处还堆着许多尚未找到位置展示的藏品。

提起他与方成老先生的交往,杨杰祥第一句话就是:“我与方老是亦师亦友的忘年之交”。 在与方成交往的多年里,他觉得方老先生很幽默、好客、不拘小节。

杨杰祥给记者介绍道,他认识方成老先生是在上世纪九十年代初,“我当时才十来岁,那时我师从廖冰兄,廖冰兄和方成老先生是关系很好的朋友,我通过老师认识了很多老一辈的艺术家,但其中和方成老先生交往最多,因为他也是中山人。”

就这样,从青年开始,杨杰祥就与方老结下了不解之缘,也开始了收藏方成作品之路。

“其实我从一开始认识方老先生就已经收藏了很多他的作品,其中一部分是他帮我做的一些实用的东西,比如我请他帮忙题写的书斋名、题字等,或是新居入伙后他送给我一幅画。另一方面,我的职业是鉴定收藏,通过画廊、拍卖会购入,或是收藏家之间的互相交流,我也会得到一些方成作品。”

早在2008年,他就将自己收藏的方成、廖冰兄、方唐、舒乙等艺坛名家作品,及其个人书画创作共计129幅,捐赠给中山市档案馆,其中有《神仙也有残缺》等9件方老的作品,以及知名画家廖冰兄较为完整的印谱漫画原作。

杨杰祥心中有一个愿望,他希望“方成漫画作品展览馆”项目能早日落地。在他的计划中,他还准备继续把个人藏品如数捐出,“我计划分三批捐赠,第一批已经完成,第二批等方成美术馆落成之时再捐一批。若该美术馆有机会升格,需要增加馆藏数量时,我还会捐出第三批藏品。这第三批除了方老的作品,还包括一些和方老交往的艺术家作品,届时,我还会在全国范围内发动艺术家,为方成漫画作品展览馆捐出其创作专题作品。”


对话

杨杰祥:有情怀的收藏少不了对社会的回馈

■方成赠他书法:“你敢要我就敢写 ”

记者:您在收藏方成作品期间,与他有过什么有趣的交往故事?

杨杰祥:上世纪九十年代,方成老先生经常回中山,那时我年轻,有很多机会陪着他,他甚至常住我家,期间发生过许多趣事。有一次我对他说:“方老,你画了一生的漫画,却从来没有写过书法。”方成老先生说:“我对写字从来都没有研究,也没临过帖,我写的字没人要。”

我说:“有人要!”他问:“谁啊?”我说:“我啊!你敢写我就敢要!”他说:“你敢要我就敢写!”他就这样写了一整批给我,有六十张。他还为此专门写了一篇论述书法创作的文章,此文稿我已在多年前捐赠给中山档案馆,它对研究方成书法艺术极有帮助,也是极具文献价值的艺文评论文章。

很多人对我手上会有那么多方成书法作品感到不可思议。因为方老以往很少有专门的书法创作,一般都是些画作题字等,不成系统,而我这批是成系统的。我这次捐赠给南朗镇政府的主要藏品就包括其中的三十多件书法。

记得初识方成老先生的时候,我印了一份个人作品小册送给他。老先生说:“哎呀,现在你是明星了,给我们签个名吧!”让我很不好意思,因为当时在场的都是老前辈。我们常说现在人心不古,方成老先生却古风犹存,他和人交往时十分尊重他人。

方成先生年迈后,我便很少登门打扰他,最近一次到北京看望他还是五、六年前。那时正值秋天,天气有点儿凉,方老穿了一件很长的大衣。他为人大方,那次他很热心地请我们吃饭,拼命点菜,还一定要自己买单。 

■难忘:方成为他写下“镇宅之宝”

记者:在您收藏的方成作品当中,给您印象最深的是哪幅作品?

杨杰祥:这次捐赠中有一套四件的画作,尺幅很大,非常罕见。1996年,我建好新房,请方成老先生帮我画一幅钟馗镇宅。他想画一张不够,不如画四张,我当然说好。这四张巨幅画作也是本次展览中最为醒目的一套,分别是《钟馗入新宅》《达摩面壁图》《鲁智深》和《春到人间》,他专门在画上为我写道:“入此新宅,无病无灾,钟馗在此,鬼不敢来。”这对我来说最有意义,其实我捐它们出来的时候还真有些不舍。装裱好的这四幅画一直被我放在茶座对面,我想在捐赠前多看它们几眼。画里蕴藏了我和方老交往中最真切的情感,但这也是最好的作品,我应该将它们捐出去。

另外,我还收藏了一张“武大郎开店”的原作,具有非常高的学术研究价值。方老每一张画都画过很多次,但这幅原作是他画的第一张,其他的“武大郎开店”都是原题复制。方老的儿子看到它后也觉得奇怪,询问这张画怎么到了我的手里?因为这幅画最初创作出来的时候,被方成先生送给了他浙江的一位漫画家朋友。那位漫画家去世后,其家属把他的藏品拿出来拍卖。五、六年前,我在杭州西泠印社的一场拍卖会上将它拍得。方成儿子觉得这也是一种缘分。

■愿望:以捐赠推动方成美术馆建设

记者:您把自己收藏的名家作品捐给社会的初衷是什么?这些作品将会带来怎样的公共意义?

杨杰祥:中山出了这么多名人,光是美术界的就为数不少。遗憾的是目前中山尚没有一个专门以某画家命名的美术馆,这总使我感觉缺点什么。我希望中山能有一个方成美术馆。这个想法早在十五年前就有了,刚巧今年是方成先生诞辰一百年,我希望能趁此机会推动这一文化善举。

另外,我还希望通过组建方成美术馆的例子,带动收藏界的捐献风。收藏家应该捐出有价值的东西以回馈社会,我觉得,收藏是一种情怀。倘若没有情怀,光想着赚钱,大可以去炒房子、股票。我们这个社会现在什么都不缺,缺的就是情怀。我认为有情怀的收藏体现在藏品回归社会,将个人的收藏变成大众的财富,才是收藏的意义所在。这就是我捐出方成先生作品、希望以此推动相关公共美术馆建设的初衷。如果能把这件事做好,也不枉我和方成老先生亦师亦友交往了这么多年。


杨杰祥简介

杨杰祥,字兰庵,1973年生,广东中山人。学者、书画家、收藏家。自幼涉猎诗书画印传统艺术,从事艺术品鉴定、收藏、研究与美术史论的教学工作。受业于廖冰兄、杨善深、罗家宝、王贵忱、刘斯奋、刘斯翰诸名宿。2010年9月进入中国艺术研究院师从梁江教授从事中国近现代美术鉴藏方向的研究。

杨氏所藏以传世孤本《南明永历帝敕封李诒德诰命》、明潞王朱常淓制第七号《玉树临风》古琴以及中国历代古陶瓷最为著名。

著有《[南明永历帝敕封李诒德诰命]及其考订》、《兰庵诗稿》、《杨杰祥书画集》(上、下卷)、《杰祥乱画》、《杰祥乱擦》、《杨杰祥诗书画印选》等十多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