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当前的位置: 首页> 领导讲话 > 正文

丘树宏在“孙中山先生诞辰150周年”国际研讨会闭幕式上的致谢词

发布时间:2016年11月16日  来源:中山政协  

在“世界视野下的孙中山与中华民族复兴——纪念
孙中山先生诞辰150周年”国际研讨会闭幕式上的致谢词
政协中山市委员会主席 丘树宏

各位领导,各位专家、学者:
  大家下午好!
  为期三天的国际研讨会开得非常成功,在此,我谨代表中山市委、市政府和市政协表示热烈祝贺!
  一、五句话简单介绍中山市。
  中山(香山):
  伟人孙中山的家乡,中国近代史的摇篮,咸淡水文化的中心,海陆型经济的典范,正宗广府菜的鼻祖。
  二、中山市“孙中山文化工程”建设简况。
  经过2007年的酝酿,2008年中山市委市政府出台了中山市加快文化名城建设的意见,提出两大战略目标:一个是建设“八大文化工程”;另一个是三年内争取国务院颁发“国家历史文化名城”称号。“八大文化工程”包括孙中山文化、历史文化、产业文化、民俗文化、公共文化、博爱文化、“三名”文化和生态文化工程。其实,从内容上说,孙中山文化是完全可以列进历史文化工程中去的,但我们经过认真考虑,还是将它单列出来,而且放在第一个工程。作为孙中山的家乡,作为全国唯一一个以伟人命名的中等城市,理应将孙中山和孙中山文化作为第一品牌。
  什么是“孙中山文化”?
  在我看来,孙中山既是一个政治符号,也是一个精神符号、文化符号,孙中山既为我们留下了重要的政治遗产,也为我们留下了宝贵的精神遗产和文化遗产。为此,“孙中山文化”这个崭新的概念才应运而生。孙中山文化,包括孙中山的政治思想与理论体系、经济思想与社会主张、军事思想与战略战术,以及以上三个方面所蕴含的文化元素,更包括孙中山的文化思想、文化成果和人文遗产。“孙中山文化”的特质是,它是中国近代文化的灵魂,既领导和印证了近代中国甚至世界的文明进程,还将继续印证和引领当代中国和世界的文明走向。前者是它的历史意义,后者是它的现实意义,具有厚重的世界性、人类性价值。如此看来,“孙中山文化”概念的提出,其可贵之处是,走出了原有的纪念、研究的各种局限,一定程度上跳出了纯政治的框框,回到了其应有的人文本原,更丰富了内涵,扩展了外延,是一种极具价值的深化和提升。它的提出,有利于推动我们走出一直以来将孙中山纯政治符号化的僵化认识和误区,进而从人文和“大文化”的角度活化对孙中山资源的开发利用,转而从政治纪念、学术研究、文艺创作、产业利用等方面全方位地开展工作。
  经过近十年的努力和孜孜不倦的追求,孙中山文化研究领域不断拓展,相关历史文化资源的利用视角不断创新,力度不断加强,尤其是在交流合作的实践层面包括文化产业、产业文化发展方面取得了良好成效,影响日益扩大。我们与中华文化促进会、广东省社科联分别建立了孙中山文化交流基地,与国内外十几个城市与地区开展了广泛多样的孙中山文化交流合作。创作了大量的孙中山文化产品。近期还联合七个城市的政协组织,以及十几家国家和省市一级媒体,策划组织了“铁路梦·中国梦:孙中山文化高铁行”大型人文活动,影响广泛。2015年11月11日,民革中央孙中山研究会联合人民政协报、中山市政协在北京举行了纪念孙中山诞辰149周年暨孙中山文化专题研讨会,全国人大常委会原副委员长、民革中央原主席周铁农出席,并在讲话中明确赞成“孙中山文化”的提法,认为孙中山文化概念的提出是有依据的,是有道理的。他充分肯定了孙中山文化的独特意义,认为从文化的角度可以深化对孙中山的各种研究。他指出,研究孙中山文化要为“振兴中华”和“祖国统一”服务,这也是孙中山先生当年为之奋斗的目标。中山市身为伟人故里,对“孙中山文化”的发扬需发挥应有作用,并对此责无旁贷。他建议对孙中山文化进行深入研究。要用科学严谨的态度,推动研究沿着正确方向发展,在孙中山诞辰150周年之时要有一个阶段性的成果,为孙中山诞辰献上一份微薄但充满心意的礼物。
  为什么要提出“孙中山文化”这一概念?作为地方党委、地方政府,作为一个城市,我们觉得对于发掘、继承、弘扬孙中山的思想、理论和精神,学术研究当然是最重要的基础和前提,但需要有一个抓手和平台,这样就可以将学术研究成果附丽与这个平台上,便于推介、交流和践行,也利于学术成果让社会感知和运用。此外,我们注意到,毛泽东同志曾经在讲到中华传统文化的时候,说过“从孔夫子到孙中山,我们应当给以总结,承继这一份珍贵的遗产。”而习近平同志2015年也同样说过:“在带领中国人民进行革命、建设、改革的长期历史实践中,中国共产党人始终是中国优秀传统文化的忠实继承者和弘扬者,从孔夫子到孙中山,我们都注意汲取其中积极的养分。”这充分说明,孙中山的思想、理论和精神,与孔子一样,都是中华民族优秀的文化遗产。再退一步说,这也是作为一个地方和城市的一种“智慧性”的选择,因为若果讲思想、理论、主义,这是纯意识形态问题,与当地的经济社会发展不好挂钩,对外也不方便交流与合作。比如我们与周边国家和地区开展“一带一路”交流合作,虽然孙中山与“一带一路”关系十分密切,但总不能拿着孙中山的思想和理论去找人家,如果用“孙中山文化”,则顺当许多。
  “孙中山文化”概念是中山市提出来的,但仅仅由中山市来做则远远不够,因为孙中山既是中山市的,更是广东省的、整个中国的,甚至是全世界的。中国正处于近300年来实施“文化复兴”的最好时期,提高文化软实力十分急迫;两岸关系正面临一个崭新的历史时期;从“经济崛起”走向“文化崛起”的中国,需要用文化与世界架起沟通的桥梁,树立崭新的形象。所有这些,“孙中山文化”都为我们提供了一种重要的可能和途径,也就是说,“孙中山文化”是我们可资利用的一个重要、特殊而无可替代的文化品牌和资源。中国影响世界并受到广泛公认的伟大人物并不多,而孙中山是其中最重要的一个。从这个意义上讲,“孙中山文化”不仅是中山市的命题,也是广东省命题,是国家命题,甚至可以说是世界性命题。
  借这个机会向大家汇报“孙中山文化”这个命题,主要是想得到有关领导、专家和学者的了解、理解、指导和支持。我们知道有人并不赞成“孙中山文化”的提法,这很正常。学术问题应该是开放的、兼容的,允许怀疑和反对,希望不要指责、排斥和封杀。这也就是所谓的“百花齐放,百家争鸣”。此外,严格说来,“孙中山文化”应该不属于学术命题,而应该是社会命题。
  三、此次研讨会的主要感受。
  (一)个人认为,此次研讨会由如下特点:“一多两新三高”。
  “三高”:
  “一多”:收到论文数百篇,入选90篇。
  “两新”:史料新,论点新。
  1、级别高。中山市的系列纪念活动是“六、十、六、十”,即六大纪念性活动、十大文化类活动、六大建设项目、十大民生项目。研讨会是唯一一个国际性的活动,提升了中山市纪念活动的级别。
  2、水平高。来自十几个国家和地区的近70家机构130多位国内外泰斗式专家学者参会,交流的论文水平高端。
  3、年龄高。专家学者最高年龄者90岁,七十岁以上的21人。
  (二)中山市的“三大收获”:
  1、收获了一个孙中山主题国际级研讨活动;
  2、收获了一批孙中山主题研究成果;
  3、收获了一个与中国社科院的合作机会:合办孙中山研究机构。
  四、需要表达的感谢之意。
  1、感谢中国社科院和广东省政协将活动安排在中山;感谢王伟光院长;感谢中国社科院近代所、广东省社科院等单位的支持和配合。
  2、感谢国内外专家学者的莅临,并提供高大上的研究成果。
  3、感谢各会务单位包括中山市文广新局与故居纪念馆,以及喜来登酒店工作人员的辛勤高质服务。
  因为经验和条件问题,接待不周,敬请见谅。
  欢迎领导和国内外专家、学者多到中山旅游观光指导,尤其是研究孙中山,研究中国近代史。
  


  2016年11月15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