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当前的位置: 首页> 政协全会 > 正文

提高企业自主创新能力推动传统产业转型升级

发布时间:2017年01月25日  来源:市政协香港组  

  近几年来,随着国际经济形势深度调整,发达国家推进“再工业化”和“制造业回归”,全球制造业竞争更激烈,中国制造业遇到前所未有的压力和挑战。 在当前中国经济下行压力巨大的新常态下,企业加快转型升级已成为企业和政府的共识。但企业该如何转型升级?我们通过调研多家投资中山的台资、港资企业发现,近几年来,凡是注重培养自主创新能力来转型升级的企业,其抵抗市场风险和危机的能力均有所提高。反之,自主创新能力较弱的中低端企业仍在困境中苦苦挣扎。

  一、中山制造业面临几大困局

  在2016年12月21日召开的中共中山市第十四次代表大会上,中山市委书记陈如桂向大会作工作报告提出四个“难以为继”:一是以传统专业镇为主的发展模式难以为继,专业镇竞争力下降,传统产业增速放缓;二是以土地扩张为主的发展模式难以为继,土地使用粗放、低效开发比较突出;三是以镇区为主导的发展模式来落实创新驱动发展难以为继,对高端要素吸引力和承载力不足;四是以现有城镇空间布局建设宜居城市难以为继,城镇建设“摊小饼”、资源利用碎片化有待克服。

  我们经过调研认为,这四个“难以为继”的确体现了中山经济发展面临的主要困难。从传统制造业的角度看,目前中山制造业面临着几大困局。

  1.产业仍处于低端,产业档次提升存在很大难度,而且大批企业对低端产业存在路径依赖,阻碍了企业转型升级进程。专业镇经济、产业集群是中山传统经济产业的特色和优势,长期以来依赖的低成本数量扩张、低价格市场竞争、投资驱动型的产业结构,曾经给中山制造带来了独步天下的竞争优势,但也使中山制造产生了严重的路径依赖和延展惯性。
  目前,中山传统经济的几大支柱产业仍然主要集中在制造业,在制造业内部又主要集中在灯饰、纺织服装、五金家电及其它低端制品等,这些行业处于高度竞争状态,而且中山企业生产的产品档次不高,技术含量及附加值均较低,在近几年的经济下行趋势下,行业产能过剩变得更加严重。不少制造业主反映,近几年来,由于国内低端制造业产能日益过剩,直接导致价格的恶性竞争以及行业整体盈利能力的大幅下降,再加上人工成本不断上涨,企业税负日趋沉重,目前相当部分行业的利润率只有3%左右,有些企业已经陷入亏损境地。

  2.企业自主创新投入少,企业主害怕失败而不敢创新。自主创新是国内制造业特别是民营企业发展的弱项。由于自主创新投入大、风险大,许多民营企业不敢甚至不愿创新,目前,中山大量的中小微民营制造企业开发新产品主要以购买国外先进产品作样本的“山寨式”开发;另一方面,企业对自主创新投入少,近两年不得不实施“机器换人”项目,但企业自主创新能力仍然非常低。
   调查显示,传统产业之所以创新意识薄弱,首要原因是国内知识产权保护力度不够,如果有企业投入巨资自主开发出新产品,将很快被其他企业模仿,享受高额利润的时间极短,企业的创新成果不仅无法享受,甚至会遭受巨大经济损失。这导致大多数民营企业开发新产品以仿造国外产品为主,也因此引发国外企业对国内民营企业的知识产权诉讼纠纷。其次,国内人才短缺也是主要因素之一。许多中小企业不仅在研发创新方面舍不得投入,也舍不得投入引进或培养相应的技术人才。
  3.传统制造业深受房地产泡沫伤害。由于国内房地产行业泡沫越来越严重,导致信贷资金脱实入虚,实体经济资金成本高昂,实体制造业变得无利可图。而政府近年来推出的PPP(公共私营合作)项目主要还是国有企业参与招标,民营企业根本无法参与,主要原因就是民营资本的市场融资成本非常高,导致其参与PPP项目所获得的投资收益率极低甚至亏损。而近几年来国内人工成本持续大幅上升主要是受房地产泡沫拉动,房地产泡沫引发生活日用品价格上涨,再加上中国劳动力人口红利结束,导致青壮年劳动力人口下降,迫使企业要提高工资待遇留住工人。

  调查显示,过高的人工成本、融资成本、企业税负,吞噬了传统制造业企业盈利空间,直接导致大量实体经济企业陷入亏损局面。经调查,中山地区劳动密集型的民营制造业和港资、台资制造业,有不少已经持续亏损,要靠国家的出口退税补贴维持生存。如果失去这项补贴,没有多少家民营出口企业能继续生存。

  二、中山制造业困局的原因分析

   1.从内部环境看,回顾30年来的中国经济发展路径,包括中山在内的中国各省市,都不是依靠科技创新、提高生产力来获得经济发展,而是依靠廉价劳动力、廉价土地、廉价资金,通过超发货币、增加金融杠杆、扩张信用,实施以重化工和房地产基建投资拉动经济增长模式。这种纯粹消耗资源的模式导致经济严重失衡,引发严重产能过剩的经济结构问题和债务问题,廉价土地、廉价资金也随之不复存在。而随着中国人口红利耗尽,国内已经没有廉价劳动力可利用,导致人工成本不断攀升。在人工成本、土地、资金等资源要素全部失去优势之后,国内投资回报率持续下降,制造业陷入困境是必然结局。

  据中山市经信局的数据显示,截至2016年底,中山拥有3个千亿级产业集群、8家百亿级企业。但是,把企业总部设在中山的大企业却很少。2011年以来,中山市大力推动总部经济,中山认定总部企业的主要条件是:企业净资产或注册资本5千万元人民币以上;营业额10亿元人民币以上;年纳税额3千万元以上。按照这个标准,截止2015年底,中山市共认定总部企业49家,其中,制造业企业37家,占总数75%;商贸流通企业8家,服务业企业4家。从企业规模来看,仅有4家企业营业额达到百亿级;从行业分布来看,高端服务业总部企业占比低,拥有高技术含量、高附加值的企业非常少。

  确切地说,能够拥有自主研发能力、在国际市场上具有竞争优势的中山企业很少,多数企业基本不具备自主研发能力。有些号称拥有自主知识产权、掌握行业核心关键技术的大企业,基本上是购买国外的专利技术之后自主加工外壳零部件进行产品组装。

   2.从外部环境看,随着2016年发生英国退欧、特朗普当选美国总统,经济全球化趋势将发生逆转,全球贸易格局和秩序已经改变,贸易保护主义已经重新抬头,特别是美国候任总统特朗普计划把美国企业税负从35%降到15%,这意味着美国制造业的成本竞争力将大幅提高,中国制造业将被发达国家市场边缘化。目前,中山制造业除了承受沉重的人工成本和税负,还要承受众多的反倾销贸易壁垒。东南亚、印度、墨西哥与东欧等国家和地区以比中国更低的成本优势,成为接纳发达国家订单转移的新阵地,东盟制造、印度制造、墨西哥制造开始用更加低廉成本要素实现对中国制造的供给替代,这已经是难以避免的现实。

  同时,欧盟、美国、日本相继发布声明不承认中国的市场经济地位。这意味着,未来中国与发达国家之间将发生越来越多贸易磨擦,对中国制造业形成新型贸易壁垒,中山制造业出口面临巨大新挑战。

  三、推动中山制造业自主创新的几点建议

  纵观世界知名企业发展史,用市场配置资源的办法推动企业技术研发是企业长盛不衰的最根本原因。因此,鼓励原创的科技创新,鼓励企业自主创新、自由发挥,是中国制造业面临的最核心的课题。

  1.政府要出台奖励政策,鼓励引导中山企业对具有某些科研能力和前景的企业实施收购,从而使企业快速获得自主创新能力。

  从企业转型升级的角度看,任何一家企业要向高端产业链转型升级,必须靠技术和市场,也就是要有雄厚的科技实力和经营实力。技术方面,企业并不一定只能靠自己培养研发人才来获得雄厚的科技实力,对具有某些科研能力和前景的企业实施收购,是一种提高企业科研实力、加快产品更新换代周期的最快捷最有效途径,从而增加企业产品的技术含量和市场覆盖率。

  通过调研在中山转型较成功的港资、台资企业发现,企业转型升级一般走这两步路:先通过直接收购,投资科技研发、人才培养来提升技术实力;再投资开拓市场,在保持原有市场的前提下开拓新市场。这需要企业具有一定的财力支持,才能顺利完成收购和开拓市场。也就是说,企业必须在仍然获得正常盈利的时候就要开始布局转型升级。

  2.政府应出台政策帮助制造业企业自主培育技术研发中心,帮助大型企业建立全球研发基地。从中山经济的角度看,大型企业在中山设立全球研发基地,必将吸引大量研发人才不断聚集中山,将大幅提高企业研发能力,为企业稳占全球市场提供更大的技术保障,同时能提高中山市在海内外的知名度,还将引来越来越多的科技创新人才落户中山,助推中山传统产业转型升级。

  因此,建议中山市在税收、土地等各方面给予企业相应的优惠政策,协助制造业企业自主培育技术研发中心,帮助大型企业建立全球研发基地;建立和完善知识产权保护长效机制,帮助企业打击一切侵犯知识产权的犯罪行为,确保企业的研发成果不被偷窃仿冒。

  3.政府应切实给企业减税负。通过调研发现,近几年政府给中山企业采取了不少减负措施,但这远远不够,目前中山绝大多数制造业企业的税负占总营业额比例仍然达到40%以上。在当前经济下行的形势下,企业利润已经大幅下降,但是中山企业的税负却没有同步下降,从而导致企业生存与税负之间的矛盾非常突出。企业界一直在呼吁政府减税,政府出台营改增(营业税改征增值税)等政策,但企业感觉并没有得到切实减税。

  因此,政府应主动精兵简政、分流部分公务员、压缩财政开支;减少和取消行政性收费,减少社保基金,切实给企业大幅度减税,把更多的利润留给企业,确保更多的企业活下来,才能保持就业、提高企业的研发能力,从而提高企业的市场竞争力。

  4.政府应设立传统制造业自主创新专项扶持资金,为企业持续自主创新注入源动力。建议在2017-2021年的五年期间,在市级财政设立支持服务平台建设的专项资金。资金用于三个方面:一是筹建扶持资金,对批准立项筹建的国家级服务平台和省级服务平台,都应给予资金扶持;二是对具前瞻性意义、超前规划建设的国家级、省级服务平台,在其项目成熟前期,给予必要的资金扶持(验收通过之后,在前三年培育期,每年给予运营资金支持);三是对于上述目标中需重点突破领域的服务平台建设,除上述支持政策外,可采取“一事一议”方式予以追加扶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