官员提拔前公示财产

发布时间:2013年03月11日  来源:南方都市报  

  昨日,中山市政协十一届二次会议在会议中心开幕。

   中山两会之焦点

  官员财产公开是时下各方关注的热点。昨天,中山市政协委员、广东千里行律师事务所主任胡文坚递交了一份《关于在我市推行新任官员财产公开制度的建议》,希望官员财产公开取得实质性进展。

  胡文坚建议由中共中山市委、中共中山市纪委联合发布规定:对于现任的官员,可以不要求其公开他们的财产(如果本人愿意主动公开,表示欢迎),但是,对于新提拔的官员(包括新任、晋升、交流、兼职,下同),则必须事先公开财产。

  官员财产应上官网公布

  胡文坚提交的这份建议近3000字,涉及6个方面:公开主体、公开方式、公开内容、公开程序、特别要求、建议所提做法的利弊。

  从公开的主体来看,需要公开的官员包括中山市范围内(包括中央和省驻中山的相关机构)党政系统公务员中拟担任副股级以上领导职务的人员,人大政协、法检系统、事业单位、国有企业及官办群众组织和民间团体的同等级别干部。村、社区即将进入两委(即村委会和居委会)支委以上职务和即将担任村民小组长、经联社社长、经济社社长职务的人员也需要进行财产公开。

  从公开的方式来看,建议认为财产公开要面向社会公众,可核查、能监督。拟提拔官员财产状况在相应级别的官网上公布,网站应长期保留。

  建议公开6类财产

  官员财产公开,需要公布哪些内容?建议提出,应该公开官员、官员配偶、子女等近亲属及与其共同生活的其他家庭成员的6类财产:不动产,如房屋、土地等;动产,如汽车、船舶、字画、古玩等贵重用品;收入,如工资、奖金、交易收入、讲课收入、出版收入等;货币资产,如现金、存款、有价证券等;债权债务;所抚养子女:包括亲生子女、养子女、继子女和所扶养的其他人员留学国外的资金数量和来源,这与一般提法有点不同。申报人在境外、国外的家庭财产也应公开。

  从公开程序上看,凡是组织人事部门准备提拔的人员,在发布正式任职通知前,即应按上述要求公开其财产。市管干部(包括中山市的省管干部)向所在单位的纪检监察部门申报,并报市纪委备案;镇区所管理的干部和村、社区、村民小组、经联社、经济社的领导,向所在单位纪检监察部门申报后,报所在镇区纪委备案。

  建议提出,应由对应级别的纪委向社会发布公示,并给与30天的公示期。上述人员愿意并真正如实公开了自己的财产,并经核查该财产是真实、准确、合法的,方可发布正式的任职通知或者任职命令。如果不愿意如实公开自己的财产,提拔程序立即终止。如果所公开的财产不实,立即终止提拔和撤职,并核查其不实财产的来源。涉嫌违纪违法犯罪的,按现行法律、法规处理。

   财产应每年公开一次

  在建议中,还提到了三点特别要求。首先,对于上述应该公开财产的官员,在其任职之后,应每年按相同的要求、相同的内容、相同的方式和相同的程序公开一次自己的财产。如果不愿公开的或者公开不实的,应当即撤职,并核查其不实财产的来源。涉嫌违纪违法犯罪的,按现行法律、法规处理。

  第二,对于目前已在任的官员,虽然其财产可不要求公开,但是,现有的反腐倡廉要求仍然对其适用。也就是说,如果现行机制仍然发现其存在贪腐行为,则仍可按既有的党纪国法予以处置。

  对于省管干部,由中山来否决对他的任命在组织程序上或许存在问题。但从理论上讲,既然在中山工作,无疑是在中共中山市委的领导之下。如果该省管干部不执行中共中山市委关于公开其财产的规定,则由中共中山市委将情况如实反映到中共广东省委,并“建议”中共广东省委终止其任命。

  对话

  不公开现任官员财产是一种妥协

  南都:为什么建议从新提拔官员开始?为什么不包括现任官员?

  胡文坚:这是一个无可奈何的妥协之举。官员财产公开喊了20多年了,为什么没能取得让老百姓满意的进展?根本原因就在于在任的官员们不愿意推行这一制度,因为他们不想自己约束自己、自己限制自己。要推行这一制度,必须得到现有官员的配合。所以,放现任官员一马,从新任官员做起。

  我希望,这种对其既往的一定程度的容忍,作为一种交换条件,在当前反腐倡廉的严峻形势和公民权利意识日益高涨的环境下,能够得到现任官员的响应和支持。

  南都:一些地方试点财产公示,是从副处级干部开始?您为何建议从副股级开始?甚至还包括村官,小到村民小组组长?

  胡文坚:去年的三打两建,打掉了很多村官和基层官员,这些人甚至比高层更贪腐,一个村民小组长,少的受贿几万块,多的受贿几百万。如港口镇胜隆村、开发区窈窕村的村官贪腐案件,都暴露出很严重的问题。群众也很关注这群官员的贪腐行为,如网上举报的小榄镇两个“村官”有上亿元房地产的帖子,引起了纪委的介入。

  从宪法和公务员法来说,要讲究公平,不能只公开高层官员的,基层官员肯定也要公布。这种做法,能让每一个从副股级和村干部开始走向仕途的人,能够从起点确认自己的清廉,从而保证自己的一生都坦坦荡荡。

  南都:公开内容方面,你特别提到官员应公开其所抚养子女:包括亲生子女、养子女、继子女和所扶养的其他人员留学国外的资金数量和来源,这与一般提法有点不同。

  胡文坚:养子女,有些官员去社会福利院开个证明,说是收养的,其实是亲生的;还有说是亲戚的子女,其实就是自己亲生的,这些都要特别注意。

  南都:如果提案不被接受怎么办?

  胡文坚:不管怎么难,都要走出第一步。不管他们接不接受,作为代表委员,发言是我们的责任;不管接不接受,都要提出来,最怕的是没人敢提。个人而言,只要讲真话,出于公心,我就不怕。我现在看,难在执行。中山市领导都很有魄力,财产公开是大势所趋,关键是落实下去。

  南都:你在提案中说财产公示对官员是件好事?

  胡文坚:实行财产公示,可以让官员过上“正常人”的生活。官员要过体面生活可以理解,但要公开。中山一些官员,靠工资就可以吃鲍鱼,戴靓表,何必像现在这样尴尬呢?只要你是自己出钱,不是用公款,为何不能正大光明地消费呢?

   回应

  开发区副处级干部刘龙湛:我公开完全没问题

  “公布财产,我完全没问题!”市政协委员、火炬区社区工作和社会事务局局长刘龙湛是副处级干部,当被南都记者问及是否愿意公布财产时,他的回答十分爽快。

  “我当了二十几年兵,在火炬开发区干工作七年,财产总额在工资范围内,要公布没问题。”刘龙湛坦然表示,作为市管的副处级干部,今年年初他已经向市纪委登记自己去年的财产。

  他说,自己的房子买在南区,约120多平米,当前市值约100万。他的年收入十几万,没有工资外的收入,也没买股票。妻子在市老干局工作,是科级的公务员,也无工资外收入。当南都记者问及他们夫妇一年的收入是否有三四十万时,他点头默认。

  “官员财产公开是迟早的事。”刘龙湛认为,财产公开的方式,可以借鉴香港官员财产公开制度。目前纪委对市管的副处级以上干部的财产已掌握,要公开财产不存在技术上的问题,只是需在制度上完善。

  政协副主席韩泽生:财产公示是趋势

  政协委员报到间隙,南都记者碰到中山市政协副主席、原副市长韩泽生,咨询她对官员财产公示的意见。韩泽生表示,财产公示很必要,也是趋势。不过,她表示要上楼开会,没有详谈,匆匆离开。

  为何想“放现任官员一马”

  南都记者:你的建议中公开的主体为什么不包括现任官员?

  胡文坚:要推开这一制度,必须得到现有官员的配合。所以,我就放现任官员一马,从新任官员做起。我希望,这种对其既往的一定程度的容忍,能够得到现任官员的响应和支持。

  南都记者:你在提案中说财产公示对官员是件好事?

  胡文坚:实行财产公示,可以让官员过上“正常人”的生活。官员要过体面生活可以理解,但要公开。中山一些官员,靠工资就可以吃鲍鱼,戴靓表,何必像现在这样尴尬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