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当前的位置: 首页> 政协文萃 > 正文

不该被冷落的小城

──镇远印象
发布时间:2005年04月07日   作者:李俭忠 市政协常委 
  这是一个翠山拱卫碧水横贯的小城;   这又是一个古建筑成群被保存下来俯拾即是的小城;   然而,这却是一个被外间人们忽略和冷落了的小城。   这个名为镇远的小城藏掖在黔东大山的皱褶里。湘黔铁路在山间的隧道和沟壑中兜兜转转,同小城擦身而过,东来西去的列车留下几声汽笛,扰乱了小城的恬静,唤起人们对小城存在的着实感觉。四乡百姓将乌篷船摇进城里,搅动了潕阳河的一弯水面,融进小城绮丽多姿的风光里。   这个被称为“黔滇孔道”的重镇历史上书写过繁盛的华章,自汉高祖在此设无阳县起,小城的历史已超过2200年。此地为历朝州府道治所在,最多时管辖过27个县。城垣延绵数十里,上边飘扬过“沿边溪洞招讨司”之类的旌旗。潕阳河岸,码头一个接着一个,舟楫云集,商贾辐辏,一船船木材桐油和杂粮山货源源外运。祝圣桥头,走过骑着贡象前往中原京都朝圣的缅甸使臣。   1986年,古城镇远又一次被外间察觉,显赫地出现在中国第二批历史文化名城名录上。这次入选诱发了小城内在的阵阵躁动,论证规划、修葺保护,忙乎了一段时间,但时至今日,这个黔东重镇仍旧寂寂无闻,而当时与之同登名榜的云南丽江、山西平遥早已蜚声雀起,双双列入世界文化遗产而成为灸手可热的旅游胜地,反观镇远,却依然眷顾着自已厚重的历史人文积淀,孤独地守望着、期盼着外部世界对它的赏识与垂青。至此,不仅各地旅行社鲜有与镇远相关的组团,就连见多识广的导游们说起往返小城的交通,十有八九都不知所云。 为此我有些忿忿不平,好比一坛浓香四溢的好酒,始终飘不出那深深的巷子,未免有点可惜了。我与镇远缘铿一面,即被它的独特神韵打动了、迷住了,我要大声吆喝:镇远不该被冷落,镇远当与丽江、平遥齐名。   镇远的水虽然没有丽江的雀跃活泛,但却大气通达。这里,“九山抱一水,一水分两城”,潕阳河穿城而过,在中河山下汇成一潭深邃的碧绿,黔东每年的端阳龙舟赛都在此处水域举行。白天,成群稚童在水里嬉戏,垂钓的人们沿河岸一扇排开,摆渡摇动双橹在江上穿梭,一叶乌篷小船从祝圣桥下的圆孔里缓缓荡出,一派悠然自得之趣。傍晚,临河民居炊烟泛起,妇女走出家门到河边埠头洗衣,万家灯火渐渐亮起,影入水中,江面渔火闪烁,船影绰绰,仿似天上人间。沿河上溯30里,红旗电站大坝截出高峡平湖,山碧水莹,美景扑面,是著名的国家级潕阳河风景区。出城东去,铁溪峭壁夹岸,涧水清洌凉沁,尽头处,龙池深不见底,泛着异样蓝光,吴敬梓《儒林外史》里龙王嫁妹的故事就取材于这里。古城镇远以其群山拥吻、溪流通达、前街后河、碧水沉容,同样活泛出百般精彩来。   镇远的城垣虽然没有平遥的完整恢宏,但却以古朴凝重别具历史沧桑感。潕阳河南,卫城沿“S”型河岸延展,古人加基为堤,堤上筑城,从明洪武22年始建至今,多次被洪水冲毁,又多次修缮,现在还保留有上下北门一段。河北的府城城垣在石屏山顶起伏逶迄之后顺势下坡,直连至潕阳河北岸,今天,城墙主体大部已毁,但台基尚存,透过糯米石灰粘合的墙根,人们可以领略镇远昔日屏山为城、舞水为池的金汤之固和千百年历史演替。   刻意地把镇远与丽江、平遥比个高下是没有意思的,我忿忿不平的是外界对镇远的不经意的冷漠,直觉是对中国历史文化的不恭。其实,三个名城各具特色,平遥以其仿灵龟形的建筑设计和严格遵循儒家“礼序”思想的排列布局获得外界的青睐;丽江以潺潺雪水日夜流淌的自然景色与纳西古乐东巴文化迷人;镇远呢?没有平遥无山水、丽江无城廓的遗憾,古建筑与山水融为一体,众多庙祠道观、学堂会馆、码头桥涵、古巷民居都有很高的自然美学、人文景观和历史文化价值。   建筑界人士不可不来镇远,不看看镇远城内的古建筑群会终身抱憾。有着600年历史的青龙洞是国家重点保护文物,堪称一部集明清两代建筑艺术大成的百科全书。古建筑专家祈英涛先生说过,如果把青龙洞所有的建筑手法、构件名称编辑成册,抵得上半部《建筑辞典》。我等外行之辈,虽看不出其中之奥妙,但着实为它的美仑美奂所感染、打动。它美在布局精巧,数十座殿阁楼台恰到好处镶嵌在中河山腰约300m的狭长峭崖上,靠壁连洞,飘凌危峙,摇摇欲坠之感会令你望上一眼便终身不忘。玉皇阁洞中藏楼,楼中藏洞,圣人殿背倚崖壁,底座高悬,在掌杓之地撑起一座巍峨殿堂。青龙洞古建筑还美在其外观与内饰上,青砖黛瓦,飞檐翘角,栈道石磴,门洞回廊,借远山近水、煙村行船作景,傍高地巉岩、洞穴溶沟为台,飘逸之势,仿似天上人间。房檐天花、廊柱楼裙、门楣窗饰、砖雕木刻刀法精湛、形态传神。最华丽堂皇的应数万寿宫古戏台,其顶棚藻井浮雕里的凤凰与蟠龙若舞若游,罩面枋上那十组杨家将故事木雕中的100多个人物,个个栩栩如生,实为一绝。据说,当年修复被破四旧毁损的青龙洞时,借鉴的就是万寿宫门楼上的两块砖雕,砖雕长120cm,宽40cm,竟将青龙洞、万寿宫与中元寺三群建筑实景缩小8000倍全都缕刻在上面。   地方民俗文化爱好者也应来镇远走一走,品味一下这里厚重的人脉资源。镇远古代是长江中下游连接西南边陲的水陆交通要冲,自此沿潕阳河顺流而下,接沅水,过益阳,入洞庭,出长江东可入海,弃舟楫北上京城,内地物资经楚黔水道运抵镇远后,由人挑马驮往黔滇腹地乃至缅甸,由此,商人逐利纷沓至此定居,将异地文化引进小城,使中原的、江南的、沿海的、苗疆乃至域外的文化在这里交融,道佛儒在这里共处。兴盛时期,小小镇远曾建有两湖两广、秦晋赣闽八大会馆,光古戏台就有12座,被立祠纪念的守城将军十数位。中和山上,北面的中元洞为佛地,南边的青龙洞是道境,居中的紫阳书院,专为纪念宋代大儒朱熹所建,包括佛祖、玉皇大帝、尧、舜、禹在内的各方神圣几十位共聚一山,相安无事。张三丰在中元洞炼丹,财神爷入住青龙洞,杜康跑到紫阳洞里对酒当歌,大佛殿自诩身居“方壶圆峤”两大东海神山之上,乱套中窥见包容。石屏山下斜巷中的四合院老宅,虽然少了北方常见的影壁,但格局依然中规中矩;顺城街边的一溜商铺,看似随意建起,却带着典型的徽式民居风格;潕阳河畔仅存的几幢吊脚木楼,使人很容易联想起苗乡侗族的村寨。万寿宫正门上“襟山带水”的题额,四面高大的封火墙,会馆后边的文公祠以及天后宫泥塑缕空的“双龙抱宝”屋脊、透出浓烈闽南生活气息的每一扇木雕门窗,无不打上地域文化的烙印。还有赛龙舟、祭妈祖、盂兰盆会、三月三对歌等民俗活动的传承繁衍,同样值得文化人考证和回味。   纵情山水的朋友们快来镇远吧,趁着这里仍旧清静,趁着小城还未沾上太浓的商业味。你可以逍遥自在地走街窜巷,叩访那些老宅古井、名门世第;可以登上中和山腰,越过那些翘角飞檐,注目江面充满诗情画意的桥洞船影。你要是邀三五知已同行,一定要雇上一叶小舟,飘荡于潕阳河风景区的高碑湖面,细细欣赏扑面而来的五老峰、三叠水和孔雀开屏等美景;你如果童心未泯,还得赤着双脚,泡进铁溪,一任流水缓缓淌过脚背,小鱼儿频吮腿脖,细细品味那涤荡肺腑的快意,让思绪在山水间尽情放纵。我就曾在香炉岩下伸向河岸的一抹平台上,泡一壶香茗,邀几位同伴,一面观赏四周的潋滟湖光,沉碧山影,一面闲坐着说古道今,海侃神聊,直到朗月悬空,夜凉如水仍不肯离去,这山水入襟,天人融汇,令你彻底放松的意境,当是小城的魅力所在吧!   由此我确信,不久将来,外人纷沓而至,小城镇远不会再冷清孤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