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当前的位置: 首页> 政协文萃 > 正文

漫 漫 长 路

发布时间:2007年09月20日   作者:高渭彪 
      
路 漫 漫 其 修 远 兮,
吾 将 上 下 而 求 索。
         ━━屈原
 
一、 心路
  国庆节刚过,离开校门才三天,我和同伴屈身在一辆老式汽车内,正在向深渊滑落。
  时过正午,天色铅乌,四外迷蒙,伴随着唧唧啧啧的声音,汽车扭扭摆摆地以接近步行的速度一直向下……向下。路边的小草灌木早已被车轮溅泼的泥浆点化成为灰雕泥塑。
  终于,司机伯伯把车子停好,挥了一把额头上的汗,点燃了一支香烟:“小伙子们,你们运气不错,二十四拐走完了”。博得我们一片掌声。
  多亏了老师傅的好车技和好心肠,还有年青机灵的助手,是他娴熟地一路运用了一截随时拯救众生的三角木。最后,还有乌蒙大山诸位灵神的保佑,使得我们一干“泥丸”的小名能够从地府数据库中退回到寄存器上,连带使得这俩被美国大兵丢弃在云南前线的老“福特”(师傅亲切地称它为“我的牛鼻子老伴”)可以继续为中国人民的革命事业服务。
  这是1962年秋,我与同班同学一共十人“骑毛驴参加三线建设”的起步仪式。
  打从那以后,我在如城垣一样的炸药垒垛之间运筹淡定,在热带雨林般的炼油塔架底下挥洒自如,色彩缤纷的化学元素悄然进驻我的六腑五脏,满头华发大半提前离休。去者自去,留者且留,风清月朗,淡素我心。
  我本来不相信什么命运,尤其不相信好运。而今到了须发皆白,反而有点相信了,不过,我还是只相信负面的那一半。终于悟道:每一个正常的人,必然都会遭受挫折与磨难,尽管出现的时间、地点、频数、烈度、形式千差万别,但对于具备良好心理素质和生理条件的行者来说,那只是人生历程上赏心悦目的景观。
  过了二十四拐,人生便是坦途。
 
二、大观路
  离开云南好多年了,心思思地,最近又溜回去一趟。
  当年老战友和他的家人用一部三菱越野车带我外出“寻梦”。开出昆明,直向东北方向进发。在320国道上一路畅快飙车,出德胜关,回味品尝狼牙噬天似的乌蒙山重峦叠嶂。在滇黔两省界碑旁边的小店歇脚,等待店家把中午饭煮出来。
  踏入贵州盘县(现在称“盘县特区”,同水城、六枝两县合并成为六盘水市),路况显著改观,盘山公路像一条仍在遭受劫数的孽龙,日夜被超载数十吨的运煤大卡车辗压撕扯。这些大卡车也压碎了我寻找二十四拐的梦,无功而退。
  尝到崭新国道的甜头,次日我们无忧一族向滇西南奔去,楚雄、大理、保山、芒市(前名“潞西”),畹町、瑞丽,直到中缅边界。
  滇西大理之风花雪月早已流传四海。在横断山南段跨越澜沧江及怒江,黛色峰峦成行成阵,在激流峡谷的劈切处峥嵘对峙,岭顶的冰盖不时没入飘动的彩云之中,若隐若现,好一个“云南”异境。进入德宏州便是热带和副热带,山间平地浓荫墨绿,生态繁荣。景颇、傣家姑娘头簪鲜花,窈窕穿行,疑是花卉博览,绿野仙踪。灿黄翠绿、香气袭人的热带水果陈列迫得最“牛气”的司机也会停车歇息。
  大体上说,除了海洋与沙漠,凡是地球上该有的东西,云南省都不缺。“人间天堂”香格里拉,“地球上最美丽的地方”横断山脉,“美丽神奇的地方”梦那纳西……。足以把寂寞星球上浪子游人的灵魂勾留。
  云南省近年道路的拓展,让神秘的内部向世人撩开了面纱。“火车只能通国外”,“路轨分为小、中、大(吋轨、米轨、标准轨)”,“火车没得汽车快”、“走路还比乘车快”,这些云南诸怪,如今成了美丽的历史。不由你不信,当今世上有一个地方,从寒带到热带,坐汽车只需要三个小时,这是云南!
三、迷惘小路
  到了边境,“走一回亲戚”,一抬腿进入了缅甸,作一次逍遥游。
  找汽车不算难事,有木厢大卡,有小“必甲”,我们选了后者。
    车顶的帆布蓬挡住毒辣的太阳,两排相对的木条凳可以坐八个人。同伴把“最佳观景座位”让给了我,这是最靠尾部的位子,我侧身危坐,运用“长枪短炮”扫射车外多烟的土地(蜡烛香烟、鸦片烟、战火硝烟、毁林烧烟)。远山莽苍迷蒙,近处稻田阡陌。三米来宽的公路边时有农舍,大多数是青砖加竹笪构成。大大小小的佛塔在村内、田野间端庄地座落,其中饰以金箔的较大型佛塔十分感人,不难看出人生的贫穷拮据而佛界的富有闲逸,人们找到了“来世”这一个支点来撑持今生的不平衡。
    一些穿“裙子”(其实是一大块布料)的男人在竹席凉棚下坐卧抽烟,脸上抹了两Pet黄香粉的“小猫”(男孩)友好地微笑招手,穿红色袈裟的小沙弥在寺院内空地上弹玻珠玩,一辆“必甲”里塞满了从集镇上返回的缅妈。田野安静,满目青翠,烟霞凝滞,时间与季节似乎在这里失去意义,人们的生计交付给阳光雨露去作安排。
    不说不知道,我们的小“必甲”正在堂而皇之行走在缅甸的国家级公路上!也就是这一条路,曾经驶过“缅甸人民军”的车队、贩运毒品的驴马帮。既是向中国运送红木原材、翡翠玉石、海鲜产品的经济动脉,还担负着输出缅甸新娘的特别任务。但是,在明晃晃、热辣辣的太阳光下,这一切都躲藏得无影无踪。
    不管怎样,缅甸还是我们的亲戚国家。是它在东南亚诸国中首先同新中国建立外交关系,也力主请中国参加新兴国家的头一次盛会━━万隆会议。当年的吴努总理大力推崇由周恩来与尼赫鲁共同倡导的和平共处五项原则。
   “君住江之头,我住江之尾,共饮一江水,亲密如兄弟……”。中缅人民的“胞波”情谊源远流长。
    1948年1月4日从英国统治下获得独立而诞生的“缅甸联邦”,几乎同新中国同步走向复兴之路。
    1962年3月2日,奈温将军开始掌权,实行“缅甸式社会主义”。此后,各个邦的地方割据势力受到一定的遏制,最终各派势力也放弃了以鸦片为主要财政来源。现在是丹瑞大将的“国家和平与发展委员会”执政。从奈温夺权开始,40多年来,政权几度更迭,依然是军人掌国。
对于“缅甸式社会主义道路”,稍有政治常识的人都明白究竟是什么一回事。然而,屡犯概念性错误的美帝国主义却隔着太平洋甩过来一道“禁止通行”的灵符,实行经济制裁,停止一切贸易往来。经受打压的缅甸,外国投资不入,经济停滞不前,2005年人均GDP为225美元,人均实际年收入一百多美元,依然是一个农业人口占60%的农业国家,昔日是世界甚著名稻米产地,今时乃亚洲最贫穷落后之邦。
  最近,丹瑞将军当岳父了,籍此爱女之大婚盛典,敬爱的老将军仅仅笑纳了价值五千万美元的彩礼。透明国际(一个颇具权威的国际民间组织)经过详细统计,在163个国家之中,缅甸的清廉指数(CPI)得分排在第160位。
  “必甲”喷着黑烟,沿着古老公路颠颤扭摆地继续向前蹒跚而行。一路上,我不断增添着迷惑:这个“必甲”之国,它已经这样子爬行了好几十年,情势还容你再这样行得多久?
四、史迪威公路
  第二次世界大战及抗日战争之胜利已经超过60周年,世人不应忘记那一段惨烈的历史:中国赴缅远征军、高黎贡山大血战、苦难桂河桥、驼峰航空线、史迪威公路、芒友会师……,这些发生在我国西南边陲内外的国际反法西斯重大事件,至今仍撼动着世人的心。
  说来话长,长话短说:1941年日本发动太平洋战争,香港失陷,中国丧失了东面海上补给线,抗日战争陷入更大困难。1942年2月,蒋介石下令第五军开入缅甸,远征军达十万人,目的在于保卫出海口仰光,顶住由印度洋入侵的日军。盟军陈纳德将军领“飞虎队”开辟“驼峰航线”,将援华抗战物资由印度飞越喜马拉雅山运送到中国内地。鉴于航空线的飞机特别是美军飞行员损失太大,而且空运量只能满足十分之一的需求,中国战区参谋长史迪威将军筹划开辟中缅公路,作为陆上补给线,从境外向中国运送抗战物资。这条公路为抗日战争及世界反法西斯的最后胜利起了十分关要的作用,人们将这一条战时紧急修通的滇缅公路尊称为“史迪威公路”。
  这一条以血肉为代价的公路,包括云南省内之全部以及缅甸境内之大部分路段,是10万中国民工以锄头、筲箕、背篓为工具在九个月时间内拼死命抢修出来的。道路贯通云南省、缅甸北部,通到印度的Ledo。在战争结束之前,这条公路从境外向中国运送了数十万吨的物资。
一条让地球和人类都遭受巨大伤痛(成万的劳工因疾病、坠崖、塌陷而牺牲)的公路,至今在云南省内已经湮没无踪!
  来到畹町镇,站在中缅界河边,我心头一震,我看到了史迪威公路!
  架在十来米宽界河上的一座桥,以钢梁为架,桥面铺着厚重的方木,全部透露出饱受沧桑。桥那一头,延伸至缅甸内地是一条同样狭窄而苍老的公路。我们第二天在缅甸乘“必甲”漫游,走的就是这一条原型不变的史迪威公路。
  真想不到,在我们的友好邻邦依然保存和使用着这条曾经牵动过地球人类命运的生命线。
  在美国老兵的心目中,史迪威公路就是一条将印度洋港口与重庆(抗战首都)连接起来的战时通道。在纪念抗战胜利六十周年之际,有人在互联网上刊登了一批照片,其中一幅是成百辆美制军车满载援华物资攀沿二十四拐。一些八九十岁高龄的美国老兵为此激动不已,打算重回中国,到“云南省”去凭吊“史迪威公路二十四拐”。他们记得那里险恶的山崖下有许多翻倒的汽车以及战友的遗骸。
  我诚心地通告彼岸的老英雄们(顺便国内千万有心的年青人),二十四拐并不在“云南省”,它在省界以北的贵州省盘县境内,在乌蒙山深沟峭壁之上。而今可能只有文物部门可知其详,请与之联系可也。
五、柳暗花明寻路
  在缅甸,面对晒干蚯蚓似的缅文,听到鸦鸣雀噪的缅语,真怨恨自己的天生笨拙。不过,当地人们的友善表情及稍现谦卑的态度又使自己得了几分安慰,并暗中提醒自己,千万不要犯“大国沙文主义”!
    缅甸的生活内容不复杂,如要同缅民交流,用手指或竹枝在沙土地上划划就行了。
    数十年来,中国对缅甸一贯遵从和平共处五项原则,坚持走友好亲善的道路。边界不设防,两国边民如亲戚相处。中国帮助缅甸建设医院、学校,最近还帮其在偏僻小城彬马那一带建设了一座神秘新首都。多年来,中国协同缅、泰、老三国铲除“金三角”鸦片基地,派出数千人员提供技术及相关物资推行罂粟替代种植计划。
    不久前,有人提出修建一条中国经缅甸、泰国、马来西亚直到新加坡的高速公路;又有人建议修一条泛欧亚铁路,从新加坡搭上火车就可以直达伦敦。这些主意“实在是高”!当今世界,技术进步,资金充裕,登天的事做起来都不觉得困难,更何况筑路。不过,“共识”这个小小词儿往往能把一切人绊倒。
  为世界和平和人类福祉而筑太平之路,我完全赞成。佛爷保佑,通天大道之开通,可不要毁灭了缅甸的史迪威公路。
  最近有消息:缅甸西南部若开邦所辖近海(孟加拉湾东侧)有石油及天然气资源。这触动了我的职业敏感点。中国应该当机立断投资开发缅甸油气,因为印度、日本决不会放弃竞争。
  在缅甸“搏油”,我们有地缘和亲情两项优势。但是,许多未知因素也费思量。
  石油是一种有魔力的怪物,除了供人类生活所需,还是仅次于核弹的战略武器。
  估计从现在起的二、三十年内,我国对石油进口的依存度将会从40%上升到60%。我国石油储备手段实施太晚,储量甚微。加大探矿,增加储备,进口多元化是我国应该采取的三大措施。开通西南油气管路,引入孟加拉湾油气,在大理及保山两地分别建设炼制及储备基地。一旦天下小乱,马六甲航道被封锁,印巴两国扭作一团,俄罗斯在背后搞点小动作,我国还留有这一线生机,可以坚持数十日。
  国无远虑,必有大忧!当代中国人当然比史迪威将军更会打算。
  竹影婆娑的瑞丽江上倒影出姐告口岸俏丽清新的容貌,轻如笋壳的小筏子载着中缅两国人民悄无声息地相互交流。山连山,水湾湾,这一片皱皱巴巴的古老陆地从未出现过一条顺直的大路,细心的人们可以领会到,阻隔现代文明的巨大路障正在一分半寸地挪开。
必甲车
长颈族
独树成林
史迪威公路
畹町桥
乌蒙山的花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