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当前的位置: 首页> 政协文萃 > 正文

路过寒山寺

发布时间:2010年04月13日   作者:刘建芳 市政协机关干部 
路过寒山寺
 
   当我搭坐一辆旅游大巴经过苏州阊门外大运河畔进入苏州市区,经过寒山寺时,正是夜幕四合,华灯初上的时候。因为时间关系,我不能下车去拜访这座千年古寺,甚至那我早已听说的寺门前面临运河而立的照墙上铁划银钩、铿锵有声的“寒山寺”三个大字也不能看到,在遗憾中我的脸紧帖车窗口,竭力望着左前方不远处的寒山寺。在夜色珊阑中,我只能看到那座名闻遐迩的六角形重檐亭阁的钟楼楼项,它隐没在四周粉墙黛瓦的建筑群中,它的因为灯光照射而显得轻盈、优美的轮廓里此时也没有传来那使无数文人雅士为之梦牵魂索的钟声。车子很快就过了运河桥,寒山寺的钟楼项也看不到了,但我的心却难以平静,思绪顿生,穿越了时空,仿佛回到了很久很久以前那个月落乌啼之夜。
   曾有一位飘泊他乡的游子,搭着船,顺着运河旅行,他不知道终究要去哪里。在夜幕降临之时,他只身来到了这菇苏城外的一个小码头,四周静静的,夜色冷冷的,月光一下明一下暗,把栖息在枝头的乌鸦惊醒了,乌鸦啼叫了数声,随后四周又恢复寂静,寒意从四面包围过来,只身在外的孤独和异乡情感涌上了他的心头。月已西落,陪伴他的只有那几棵停船时曾注意到的枫树,高大的树影依稀可见,静静的站在岸边。还有更远处的几点渔火,在夜色中明亮清楚,告诉他,还有比他更晚的没有到达目的地的人,这些渔火似乎给了游人一些慰藉,他感觉到累了,需要休息了,进入了寺院里面的一间睡房,但半夜时刻的一阵钟声又让他难以入眠。那钟声那么响亮,那么清晰,像从无际的空中落下来,也像从那弯弯的运河上飘来,也像从那茫茫的夜色中袭来。游人的忧愁思绪更浓了,他想着自己的心思,沉思着,寻找着,望着窗外,夜正三更,秋霜已铺满台阶,只有那艘载他的客船稳稳地停泊在枫桥边……
   这位游人就是唐代的诗人张继。一千二百多年前,张继进京赶考,和天下所有的学子一样,他也总希望那段“十年寒窗”、“三更灯火五更鸡”的岁月能得到报偿,总希望“一举成名天下知”。然而,他落榜了。羞惭沮丧的张继,低着头离开了京城。他搭上了一条船,顺着运河南行来到了这称之为人间天堂的苏州,在这令他无法成眠的夜晚,张继将愁思化成了千古绝唱,写下了后世人尽皆知的《枫桥夜泊》。榜上无名的他,其名声竟超过当时上榜的所有人。从此,人因诗出名,寺因诗出名,诗寺齐名,相得益彰,流传千古。我想,如果没有落第的张继,就没有这首好诗;如果张继当时榜上有名,他的名字大概只会流传当世,在这一千两百多年之后的时代,他的诗和寒山寺也许都会湮灭无闻了。
   世事无绝对,许多事物的价值,在当时是难于一时断定的,所以当我们失去某个东西时,不要用既定的观念去看他,不懂得凡事要跳出来看的人,就好比在门缝中看人争斗一样,又怎能知道胜败落在谁的身上?当我们发泄愁绪时,也应该学学张继,张继不借酒浇愁,亦不狂欢麻醉自己,也没有用愤世妒俗的行为来泄恨。他用字用诗,一笔一划,又深又重地刻出自己心中的愁,吟成千古绝唱,也为古今同愁之人说出了心中那万千愁情,化愁苦为流传千古的美谈,这不是值得我们赞叹的吗。
   路过寒山寺,我没能见到它的真容,但却使我感慨了很多,感悟了很多。当我再次回望寒山寺时,寒山寺早已隐没在苏州城里美丽的崔粲夜色中,呈现在我眼前的是一幅生动亮丽的现代“菇苏繁华图”。然而此刻我的思绪中,却无法即时抹去那已涌生心头的“闻钟憬然,怆悄家国”的忧伤情怀,那寒山寺的千古诗韵钟声在耳边悠悠升起:月落乌啼霜满天,江枫渔火对愁眠。姑苏城外寒山寺,夜半钟声到客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