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当前的位置: 首页> 政协文萃 > 正文

旗帜

发布时间:2011年03月28日   作者:民盟市委会 陈剑雄 

题记:写给中国民主同盟,写给我的诗人大哥闻一多,也写给自己

“民盟”,简称就像称呼一个朋友 
平和,亲切,有一点不经意的依赖 
甚至带着一丝耐人寻味的温柔 
而一旦全称,“中国民主同盟” 
一种庄严和神圣陡然而生 
是啊,中国民主同盟 
中国一段激流汹涌的民主革命进程 
曾浓缩在您最初发出的颤音中 
彼时,山雨欲来风满楼 
无处言愁,却道天凉好个秋! 

长夜漫漫何时旦?! 
风雨如磐暗故园… 

青山遮不住 
毕竟东流去 
战士的,民众的,民主志士的血 
终于换来民主共和新中国的宏图 
而对您一声铿锵的高呼 
“中国——民主——同盟” 
穿越共和国的历史 
盘旋九州大地长空 
久而弥响,久而弥巨 

“红烛啊! 
这样红的烛! 
诗人啊 
吐出你的心来比比, 
可是一般颜色? ” 
这是诗人闻一多的喃喃自语(注1) 
这是名叫闻一多的爱国者在焚烧中自悟 
“红烛啊! 
既制了,便烧着! 
烧吧!烧吧! 
烧破世人的梦, 
烧沸世人的血—— 
也救出他们的灵魂, 
也捣破他们的监狱!” 
这是英勇的民主主义战士闻一多的战斗檄文 
这是觉醒的自由主义知识分子闻一多的思想劲舞 

“这是一沟绝望的死水, 
这里断不是美的所在, 
不如让给丑恶来开垦, 
看它造出个什么世界!” 
对旧世界的鄙视和扬弃 
让闻一多的诗笔闪烁崭新的光芒 
一如他的人生 
走出了传统的书香 
走向时代的浪潮 
走向广阔的海洋 
与革命者握手 
与战友们并肩 
完成一个诗人艺术家和民主主义伟大战士的自我塑造 
最终大义凛然地走向了企图扼杀民主正义的暗枪 

一个民主战士被暗杀 
这是某集团的无耻 
却正是被暗杀者的光荣 
一个民主战士被暗杀 
千万个人却站了起来 
广大的人民是杀不尽的(注2) 
这最后的演讲 
之前我读过无数次 
今天我又反复读了三次 
每一次我读得义愤填膺热泪盈眶 
每一次我读得悲愤难平血脉喷张 
恨不得化身为穿越时空的利剑 
直抵1946年7月15日那个下午 
在那一串罪恶的子弹射出之前 
直抵魔鬼罪恶的眼睛 
直达刽子手肮脏的咽喉 
直斩胆小鬼颤抖的手… 

而历史是无法改变的 
无论我们出于什么样的目的 
1946年7月15日下午 
倒在屑小枪下的是我的大哥 
是广受景仰的诗人和民主斗士闻一多 
他的生命终止于1946年7月15日 
他的生命穿透1946年7月15日 
直至永久永久… 
而我,作为他自作多情的小弟 
作为中国民主同盟一个后来的追随者 
我将反复诵读《红烛》《死水》和《最后的演讲》(注3) 
直到红烛照亮死水 
直到红烛与死水一道燃烧 
直到最后的灰烬上升起一轮崭新的太阳! 

至此 
我已完全明白 
我的大哥闻一多 
他完成了诗人和民主战士的完美结合 
成为一个伟大的战士不朽的诗人 
成为一个时代的旗手 
甚至成为旗帜本身 

他说: 
要做时代浪尖上的新浪一簇 
要做迎风劲舞的绿意一树 
不在乎势力,不在乎前途 
哪怕要破损,哪怕要摧伏 
要的是那精彩的一幕 
要的是那精神的不输 

相隔一个或若干个年代 
跨越万重关山和万千的艰难 
奇妙的历史机缘组合 
诗歌本身的相通 
诗人本心的相融 
让我和我的大哥在心灵和思想上再度重逢 
让诗歌不朽的精神和民主伟大的旗帜重逢 
完成生命和理想的旗帜传递后 
我—— 
将以诗歌和民主的名义 
无所畏惧 
浩荡出征! 



注1:闻一多(1899-1946)1944年加入民盟,为民盟早期领导人之一。 
注2:此一小节诗文转引自闻一多《最后的演讲》。 
注3:《红烛》、《死水》、《最后的演讲》均为闻一多的代表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