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当前的位置: 首页> 政协文萃 > 正文

过年,在回味中幸福着

发布时间:2012年02月13日   作者:民革市委会 于芝春 
  我们这一代人的儿时,过年可是一年之中最快活的日子,除了有新衣穿,有鞭炮放,最激动人心的还是有好多好多好东西吃,而且在元宵十五之前,就算做了坏事,也不会被大人骂。人长大以后,对于过年的心情便淡了许多,再不会象孩时的那样渴望,所以也就少了很多的念想。虽然并不盼望着过年,但对于过年的快乐却始终牢记在心里,静下心来时,那快乐的时光又渐渐浮现在眼前,让人充满幸福的回味……
  一进入腊月,看着大人们忙碌的身影,孩子们似乎就已经闻到年的气息了。腊月二十四被称为“小年儿”。因为按照旧时的习俗在这一天家家都要“祭灶”,在我小的时候供奉“灶王爷”的人家已经不多了,我家就没有。但是“祭灶”的一些习俗还是保留着,比如说放鞭炮、在灶台上方贴张倒福,这一天是不生明火的,只吃灶糖灶饼等。 腊月二十八一过,就有点迫不急待的意思了,崭新的衣服已经叠得整整齐齐放在床头,纸灯笼也点过试了新,一包上海大大牌泡泡糖拿在手里抚摸过多少遍,和小朋友们商量着去那儿玩,掰着脚指头数的是那久盼不来的年三十。现在,每每想起当时的情形,自己都会有种很甜蜜的感觉。
  过年时,我家“清规戒律”特别多,因为没有老人,父母又是老革命,不讲究这些。所以在年前负责训导我们兄妹四人的是天津籍阿姨,什么“过年了各路神仙下界,不能得罪神仙”啦,什么“别乱说不吉利的话,不能骂人打架,与人为善,和气生财”啦。她还不让我们在除夕和年初一扫地搞卫生,否则会去了财气。阿姨还要求我们把平时常说的一些词儿在过年时改为“吉利”话,什么“吃完了”要说“吃好了”,不小心摔坏东西要说“财神来啦”,小孩子跌交叫作“拾元宝”,打喷嚏叫“百岁”等等。尽管阿姨常提醒,可我们没心事记,老说错。有年三十晚吃年夜饭,我吃完后碗一推说:“爸爸妈妈阿姨,我吃完了!”阿姨脸一沉,一改往日的和善,瞪着眼狠狠地说:“小孩子不懂规矩”,接着又自言自语:“好了,好了,去玩吧。”而我的爸爸妈妈则在一旁眯眯笑着。
  初一早晨,我早早被阿姨叫起,从内到外穿上一身新衣裳,意喻新年新模样,拿起已经在枕头下压了一晚的“压岁钱”。先向父母拜年,祝福他们健康长寿。然后出门去给长辈邻居拜年,我第一时间爱去契妈家,契妈是位特勤劳善良的人,平时很节俭,但心灵手巧,日子过得殷实。过年过节总会为我们准备好多香香的闽南绿豆饼、油炸粿、蜜饯等,还将我的新衣口袋塞得满满的,让我的那些“纯种”北方家庭的小朋友们借机大饱口福,而我更是觉得好有面子。
  剩下的时间就是尽情地玩啦!
  然而,极度的快乐总是短暂的,过年的幸福稍纵即逝。阳光有了些暖意,枝头慢慢抽芽,春的脚步更近了,新的时间轮回又开始了。而美满、团圆、热闹的年总是幸福地铭刻在记忆中,让我在想念的日子里慢慢回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