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当前的位置: 首页> 政协文萃 > 正文

高棉的微笑——苦笑

发布时间:2012年02月22日   作者:高渭彪 原市政协副主席 
                       
    画册上,吴哥窟的图片,黑乎乎,充满了神秘;传闻中,柬共党的历史,红殷殷,泡浸着鲜血。 

  一、水患 
  2011年10月30日,中午,车子驾离首都金边,开向暹粒市。路程不过300公里,想不到竟耗了8个小时。 
  横跨湄公河的公路大桥紧靠市郊,上到高高的桥面,回望金边,俯视湄公河,有一种亲切的感觉。金边湄公河大桥高阔宏伟,是2007年中国援助柬埔寨项目之一,全长1605米,刚落成通车。一千米宽的河面,水色浅棕,载着簇簇水葫芦,向东南方向浩浩而去。这条发源于中国青藏高原,连接缅甸、老挝、泰国、柬埔寨、越南各国的大河,依然保持这上游的本色——深棕,由于沿程汇流增大,到下游,其颜色淡化了。 
  过了大桥,进入6号公路,这是由首都金边通向泰国的重要国道,贯穿洞里萨湖平原。这一带是热带气候,水稻一年三熟,可以养育柬埔寨将近一半的人口,是一条富庶的路。 
  磅湛省这段路况不错,沿途两边一望无际的青绿,第三季水稻已呈初熟。进入磅同省不久,情况不妙,路面显然被大水浸坏,两边一片汪洋,水稻大都没顶。稀拉拉的糖棕树孓然一身,站立水中。有人乘了筏子就在水田上网鱼。白牛与黄牛糜集于公路两旁,木然熟视着大小车辆慢吞吞地颠簸着驶过;黑色水牛泡在浑水中,嚼食漂游的水草。农民的高脚屋一律在水中“泡脚”,居民进出家门使用竹木筏子。 
  今年4月,湄公河中下游大旱,下游的人责怪上游的人不该建这么多的水埧水闸,话音未了,8月以来,汹汹大水自北而南奔袭而来,泰国、柬埔寨、越南部分地区立马变成洪泛区。至目前统计,柬埔寨30多万公顷水稻被淹没,150万人口、33万个家庭受灾、淹死240多人,毁房屋4.6万间,损坏公路2000多公里。刚才所走的6号公路恢复通车方才一个星期,还未来人修补。 

  天将黑,车子捱到暹粒省,朦胧中两旁水色茫茫,好像洞里萨湖放肆地扩大了许多倍,成了地球上第一大淡水湖。 
  今个秋天,全世界的传播媒体好像发疯似地报道泰国曼谷水灾,接连数月,滔滔不绝。试想象一下:把两千万人口的大曼谷市连同几个大型工业区一起套放在同一时期柬埔寨洞里萨湖平原区的水田里,该是何等情景! 

  二、人祸 
  柬埔寨土地肥沃,森林茂盛,古代文化昌明,本是人间福地,时至近代,仍曾被称为东南亚和平绿洲。不过,几十年来,这绿野仙境发生了不该发生的事,这恐怕与其国家元首西哈努克亲王的一个小小错误有关。有着中国(广东省揭阳市)血统的西吃努克多才多艺,温文尔雅,但他有一个毛病,就是喜欢混血美女。1970年某日,他动了春心,到非洲黄金海岸(加纳)走一趟,快活疏乎一番,不料人在非洲,家里王位却被别人端了。亲王有国不能回,投靠宗亲故里,在中国长住了下来。这又让另一位人物得了机会。他就是波尔布特。波尔布特摆弄了一个秘密组织,在柬国打游击。亲王被黜,老波打着反对政变,保卫亲王的旗帜,名正言顺起来,得以晋身北京。波尔布特曾经留学法国,学过巴黎公社历史。在中国文化大革命时期,多次长期来到中国,自称毛泽东的学生,认真学习了中国人民公社、大跃进、阶级斗争、无产阶级革命及专政的理论及实践经验,取得法宝回国。他的队伍活跃在丛林,被西方取名为赤柬,又称红色高棉。在夺取全国政权之后两年,波尔布尔才正式公开其组织的名称——柬埔寨共产党。波尔布特及赤柬受到中国全力支持,自1966年至1975年,毛主席多次接见波尔布特同志,对其大加赞赏,满足其一切要求,希望他打出经验,作出榜样。波尔布特同志是中国人民的好朋友,他无论在北京,还是在广州从化或广东中山泡温泉,都享受国家元首的待遇。西哈努克有老波撑台,乐不思柬,文革期间在中国到处游山玩水,观看革命样板戏捎带欣赏中国美女,又喜欢出镜。难怪周恩来总理打趣道:现在中国只剩下两个电视明星了,一个是我,另一个就是您老打着勤王与革命旗号的柬共在中共支持下放手大干,于1975年4月17日攻下首都金边,建立了民主柬埔寨国(民柬)。 波尔布尔宏才大展,雄心大发,誓把柬埔寨建成一个超越苏联、中国、越南、古巴的超级社会主义强国。 入城后的柬共干了些什么,长期以来,中国人民不得而知,一直在祈祷着,支持着,直到赤柬投降之后好几年才有中国人不惮忌讳,洩露了早已尽世皆知的红色高棉内幕的“秘密”。现在,中国开放了越柬旅游,中国旅客可以到金边的罪恶馆(S-21)去实地了解那场“革命”的实跡。也可以到柬埔寨城市农村听听国民的诉说,比如,“赤柬杀了两百多万人”,“不,是三百多万”,“是全国人口的一半”!那是惨痛的生还者的胡言狂语,值得同情,但不可信。最好看一下“柬埔寨历史资料收集中心”的报告,大意有:在柬埔寨9138个埋葬点发掘出约150万具骷髅,乃是死于处决、劳累、饥饿、疾病、营养不良,占全国人口七分之一。另有调查资料称,知识分子(教师、医生、律师、神职人员以及一切戴眼镜的人)是主要杀害对象;侨民中,华侨42万,死亡20万;越侨2万多,全部死亡;泰、老、伊斯兰族裔各有三分之一到一半的死亡率。另外,赤柬内部的将领、干部、士兵、“变节者”被处死约10万人。波尔布特同志为首的柬埔寨红色高棉,以其高效、神速、离奇的方式打破了人类历史上自杀式毁灭的记录。 
  S-21展览有一幅以真人骷髅砌成的柬埔寨地图。资料称,第21安全监狱是柬埔寨200多个监狱和集中处决中心的一个,曾收押1.7万人,只有8个人在越军攻入时被解救。院中大树身上现在还嵌着掼死婴孩的牙齿。在农村,贫苦农民悲愤诉说:赤柬唆使童子军姿意杀人,他们没有分发到枪支子弹,就用糖棕树带尖刺的叶柄锯颈!这种普通不过的农家植物从此被称为“杀人树”。 
  赤柬政权维持了3年8个月,于1979年1月7日越南军队攻陷金边时灭亡。红色高棉残部转入西北部丛林,坚持10年内战,波尔布特同志最后遭到同党囚禁,于1998年4月15日去世。当年年底,残部陆续出山投降,赤柬内争外斗23年的历史谢幕。 
  十多年过去了,柬埔寨的人祸远未消瀰。在各个旅游景点大门附近,可以见到有人在演奏音乐,他们五、六个人一组,被放置在小木板平台上,手拉二胡、口吹唢呐、敲击木琴。他们大都是下肢缺失的人,也有眼睛失明者。一面牌子用几种文字写着“地雷受害者。”过客无心欣赏这沉迟哀怨的乐曲,默然往纸箱里投点小费。赤柬退守山林之后,布置了面积为650平方公里的地雷区,自1979年以来,遗留地雷及爆炸物致19578人死亡,44265人受伤。眼见那些无腿的奏乐人,年令40多岁,男性为主,可想到,在赤柬活动的当年,他们只是十多岁,或是被强迫诱骗去埋设地雷及砍杀别人的童子军,或是随地蹦跶的无辜少年。包括中国和德国士兵在内的国际排雷专家经过多年努力,至今已排除400多万颗,尚有1000多万颗,需10年以上时间,4亿以上美元才有望排除完毕。那个不识时务的糊涂老天今年搅动一场又一场的豪雨,汹涌洪水让大批地雷活动起来,成为“水地雷”,对人类构成更大的威胁,排雷工作又得从头来过。 

  三、高棉的微笑 
  走进吴哥古跡,一路上被压抑的心绪才得以开解。想象一下,在一个热带丛林中开发和建立文明的艰辛,高棉人不愧是强悍与智慧的化身。他们在公元400年建立真腊国,以洞里萨湖平原为基础,兴修大型水利,农业发达,手工业及商业繁荣。至公元700年成为南海强国。公元802年建立吴哥王朝,10至12世纪开疆拓土,达到极盛,吴哥古跡就在此时陆续兴建。 
  建于967年的女王宫,一色粉红,别具一格,其石雕精深华美,好比新作,人物故事皆为印度神话,被誉为“艺术宝石”。 
  12世纪末开始构建的巴戎寺(Bayon Temple),是高棉国王苏利耶拔摩一世的政绩工程,作为当时的“国庙”,有1200米的石长廊,其上有11000个人物浮雕,以集群方式叙述宗教仪式、神话故事、战争场景、人间生活、打猎捕鱼、集市贸易、体育竞技等等。高棉历史于今没有留下任何文字记录。通过“石头硬件的讲述”,让后来人对于古代高棉盛世有颇为震动的感性认识。拔摩国王对于治下的高棉帝国满怀信心而且十分满意,这不是                    胡猜乱说的。他让工匠建了49座四面佛巨型石雕,照国王自己的脸型刻了216个佛面,带有不同风格与隐喻,这就是现在公认的“高棉的微笑”。可是,拔摩的子孙们可就没这么幸福了。由于政绩工程耗费了国家人力财力,到13世纪,人民厌倦了为王室卖力,高棉社会开始瓦解。1431年,暹罗入侵,高棉帝国灭亡。王族逃亡金边,王城吴哥完全被废弃,重新变成热带雨林。直到1861年,一个偶然的机会,被法国人亨利穆奥“发现”,这才让沉睡400多年的古跡重见天日,人们惊叹地称之为世界七大奇迹之一。 
  在世界各国支持下,近百年来,柬埔寨以国家之力重新开辟,开放吴哥废墟,修复了许多古建筑。其中一处大型遗址塔布倫寺因为巨树群落与石筑宫阙浑然一体,相依为命,被特意保留。来到这个被人类称之为废墟,而鸟兽树木视之为乐园的处所,一个能清晰地展现过去,同时彰显地昭示未来的神奇地方,不要匆匆走过,最宜找一段巨蟒般的活体树根或一方布满苔藓的顽石坐下,细细体味生息轮回的奥秘。 
  小吴哥(吴哥窟)是吴哥遗址的精华所在,是用巨石堆叠、雕刻的塔群,主体是五座巨型石塔。
内外墙壁、回廊、基础、栏杆、门框、窗框上都刻满精美浮雕,仙女飘然若动…...整座塔群呈方形,有宽阔运河拱卫,蓝天白云下,碧水中倒映塔影,虚实相衬,摄人魂魄。柬埔寨国旗上的图案就是它了。 
日落黄昏,数百名游客蹑手蹑脚沿着又窄又陡又滑的数百级石阶登上巴肖山,静待落日慢慢没入神妙的西湖,四望逐渐入暗的吴哥丛林及其庙宇,远眺烟霞漫午的柬泰边境,如血的夕阳照耀着游客的脸面,我似乎看到的全部是微笑。猛一回首,一位和尚的袈裟比血还红。 

  四、找回微笑 
  赤柬建立的“民主柬埔寨国“(民柬)复灭之后,红色高棉逃入丛林,使得柬埔寨内战再延续10年,全国伤痕累累,民不聊生。1998年底,赤柬全部投降之后,国际援助陆续展开。包括中国士兵在内的多国维和部队进柬,中国工兵排雷,抢修桥梁,修补公路。各国支援粮食及人道救援物资,让柬埔寨“止血”。 
  柬埔寨要恢复元气,可不容易。西哈努克亲王老了,在北京过日子。要拨乱反正,振兴国家,必须一位强人。幸好有洪森。贫农的儿子洪森,父亲原是中国海南岛人,15岁参加柬埔寨人民革命军(赤柬部队),历任连、营、团长。1975年赤柬攻入金边之后,洪森反感波尔布特的大清洗大屠杀,毅然反叛,联合越南军队于1997年1月7日推翻民柬政权,第二日便被推举为国家主要领导人。现年60岁刚出头的洪森,长期担任首相职位,他是柬埔寨人民党领袖,推崇邓小平、李光耀的治国方针,受到百姓拥护。洪森四次访华,同中国领导人交情深厚。近10年,中国对柬援助及投资总共80亿美元。发达国家出钱帮助修复道路、桥梁,兴办通讯产业,新建学校、医院,修复文化遗址。我在洞里萨湖游船上,见到越南、韩国援建的浮船学校碇泊在天与水之间。中国在2009年贷予3.1亿美元,以改善排灌系统,派专家帮助改良水稻栽培技术,推广优质稻种。帮助订立粮食目标,由2009年的730万吨到2015年1500万吨。中国艺人工匠小吴哥修复的高超技术,搏得洪森大加称赞。 
  在洪森主政下,柬国对外全面开放,对内搞活经济,成效可观。在金边,出现私人银行,市面流通柬币及美元。街市摊档密佈,人潮涌动。夜市食档热气沸腾。两轮摩托当宝马,三轮“笃笃”奔驰满大街。曾以“世界老爷车流动展览”出名的金边,有了一两间新汽车“4S”店。柬国土地权为私人拥有,个体经济自由发展,无论城市乡村,小摊小贩多如牛毛。几岁大的孩子也是卖手,他们在汽车休息站或旅游区缠着客人出售水果、食品。更小的小孩则伸手讨要糖果文具。城乡街头,见不到城管,当然,小贩也不会“走鬼”。总之自寻活计,各得其所。 
  我留意到建筑装饰材料以及小功率发动机的市况不错,又听当地人说这几年金边暹粒两市的地价涨了连番,建议中国有关业界人士多留意此类信息,不失商机。 
  素有“东方小巴黎”之称的金边市,历来“第四产业”十分昌盛发达。饱经战乱的柬国百姓,一部分失去了经济来源,一部分丧失了精神寄托,如此环境使得赌、嫖风气泛滥。金边市有七大赌场。全国城乡有大约6万至10万妓女,其中三分之一是12至17岁的雏妓,三分之二的妓女呈艾滋病阳性。在“繁荣”的背后是血与泪的暗流。洪森于最近出手,将七大赌场合併为一个,下令将嫖雏妓者投入监狱,对于外国人嫖雏妓还另外加罚金10万美元。 
  政府整顿旅游业,以吴哥为重点的景区,外国游客日渐增多。多国旅业巨头在此开设豪华酒店,泰、越、日、韩、中式餐厅和欧式咖啡厅比比出台。 
  为了  安抚民心,寺庙经过修缮,香火兴旺;公共场所也修葺开放。恢复一年一度的送水节(相当于中国春节)欢乐仪式。去年11月23日送水节当日因为人潮控制不住,在钻石桥踩踏事故人死亡351人,洪森首相一面组织救难,一面表示明年的送水节一定还要举办。不过,情况有变,2011年一场特大洪水没法“送”走,政府只得公告,今年的节庆就“免了”。 
  我分析,洪森首相煞费苦心是想让曾经饱受饥饿惊吓的国民在心里忘却一部分痛苦。 
  10月30日,金边市区天空一片深蓝,金色朝阳升起,独立广场上国旗飒飒,西哈努力亲王及王后巨幅画像矗立,风度依然。这一天是西哈努克亲王九十岁大生日,亲王夫妇从北京返国,大王宫举行盛大贺寿仪式。我在大王宫金银阁逗留,听到大喇叭传来一种略带骚音的拖腔,虽然不懂柬语,但仍能分辨这是亲王的声音。当晚电视节目里,看到亲王躬身颔首合什面对祝贺的臣民,带着经典式“西哈努克的微笑”,
我暗祝,这个时候他最好忘了他十几个被赤柬杀害的公子王孙。 
  赤柬消亡,洪森执政10年多,柬埔寨缓了一口气,全国人口从战时500多万上升到现时1300多万,人均寿命男52,女57。人均GDP800美元,人均收入不足300美元/年。官员依然腐败,政府机构同样无能,全民惰性转变不大,国家发展之路充满坎坷。 
  今日的柬埔寨,像一辆方才更换了二手发动机的古旧“笃笃”车,加倍地超载,去追赶失去的微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