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当前的位置: 首页> 政协文萃 > 正文

一路茶香

发布时间:2012年06月06日   作者:胡汉超 
  清明前后,家乡的空气里便氤氲着浓浓的茶香,就像茅台镇一年四季弥漫着酒香一样。从大别山区到皖南山区,六安瓜片、霍山黄芽、岳西翠兰、天柱剑毫、太平猴魁、黄山毛峰、敬亭绿雪一个个赶趟儿似的竞相登场,将钟灵毓秀的胎记镌刻在这一方方黄色的石壤中;祁红、屯绿既分庭抗礼又和睦相处,在黄山山麓演绎着形色香味的四重传奇。
  清明前后,只要天气能够正常回暖,那些经冬的茶树便开始长出新芽。它们吐纳着天地灵气,吮吸着朝露岩泉,以“小荷才露尖尖角”的姿势,绽放着岁月轮回的原始野性。采茶女们背着茶篓,俯下身子,双手在茶树上飞快的采摘起来。她们的双手就跟变魔术似的,还没等你看清楚,一把把鲜嫩的新芽瞬间如降落伞一般,稳稳当当地落到茶篓里。蜿蜒的茶垄间到处都是采茶女们忙碌的身影,采茶是个快手活,不一会,一垄茶畦就被摘了个遍,仿佛被理发师剃了个寸头似的,齐扎扎地立在一旁。为了驱除采摘过程中的乏味单调,她们尽情地哼着采茶调,飘荡在山间的歌声里和着对生活的热爱之情。置身这青山绿水之间,她们仿佛忘却了腰酸背疼和尘世的烦忧。据说,蜚声海内的家乡黄梅戏就是起源于这散发着乡土气息的采茶调。
  采摘茶叶只是制茶的第一步,后面还要经过摊青、杀青、揉捻、做形、干燥、体香好几道环环相扣的繁琐工序,才能将青翠欲滴的茶芽脱胎换骨成风干的记忆,直至以另一种姿势被封袋装箱。茶农们此时仿佛有使不完的劲儿,日夜都在忙碌着,和时间赛着跑,这可是他们新的一年的第一桶金。在他们看来,开局开得好,就会带来一年好兆头、新希望。他们想让自家的新茶早点上市,好卖个好价钱。
  满城尽带绿金甲,出门俱是看茶人。茶叶成为四月当之无愧的主角,人们采茶、制茶、说茶、品茶、贩茶、买茶。市镇街道上,来了好多熟悉而又陌生的面孔。他们都是茶贩子,熟悉的面孔是守时守约的回头客,陌生的面孔是慕名而来的新顾客。他们停下脚步,抓一把新茶在鼻尖闻闻,批发商或直销的茶农,不忘冲洗一只玻璃杯,捏一撮新茶放入杯中,再冲上大半杯热水,这撮新茶明明刚才还素面朝天,在热水的冲击下,立马摇身一变,披上绿色的裙裾。这些绿色的精灵顺着水流,开始在杯中翩翩起舞,或沉或浮,一股酽酽的茶香随着杯上袅娜的热气,升腾弥漫开来,直沁入人的心底。不用呷上一口,人已经醉了。茶贩们或手提肩扛,或雇车装载,将大包小包的新茶搬往车站渡口,洒下一路茶香,将茶路延伸到远方。
  过了四月,该是夏茶清场的时候。夏茶的形色香味和春茶相比,不可同日而语,只能以配角身份黯然退场。
  何时能偷得浮生半日闲,在四月,回老家做一回茶农。在骀荡的春风中,抑或在绵绵的春雨里,躬耕于半坡之上的茶田中,学着采茶女的样子,背起采茶篓,哼几句采茶调,贪婪地呼吸着茶园里的清新空气,忘却城市的拥堵,远离那烦人的汽车尾气,不亦快哉!

作者:胡汉超   民进市委会北中支部会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