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当前的位置: 首页> 政协文萃 > 正文

如大海磅礴,如丝绸精美

——读丘树宏大型音乐舞蹈史诗《海上丝路》
发布时间:2012年09月24日   作者:刘建芳 
   诗人丘树宏继推出长诗《共和国之恋》、大型多媒体交响音乐诗《孙中山》等重点文化项目后,又创作了大型音乐舞蹈史诗《海上丝路》,于8月1日在《南方日报》发表,8月4日在《中山日报》转载。《海上丝路》共18章,500余行,紧扣“中国的丝路,文明的脐带,人类的史诗”主题,从浑沌上古写起,到秦汉形成丝路,到汉唐宋明高峰,到清朝消亡,再到改革开放凤凰涅槃,天下向蔚蓝,上下五千年,纵横五大洲,从历史和人文的全时空表现海上丝路,既气势磅礴、激情飞扬、灵动跳跃,又气韵流动、婉转细腻、精美绝仑。这又是一部具有鲜明的时代特色和丰盈的文化气息的壮丽史诗。它的问世,填补了国内外海上丝绸之路的舞台作品的一个空白,是我国诗歌创作,也是文学创作的又一部经典作品。
   海上丝绸之路本身就是一条跨越时空的恢弘之路,丘树宏以他大主题、大形象的大手笔,在纷繁复杂的历史风云中撷取了十八个宏观画面,这些画面以海上丝绸之路的发展历史为经,以不同时期的兴衰和传世典故为纬,构成了如大海般磅礴气势的史诗架构。
   在这个磅礴气势的史诗架构下,海上丝绸之路从山走向水,从水走向大海,从大海走向蔚蓝,一路浩浩荡荡,势不可当。序就是全诗浩荡之源,丝路之起点:“大陆兴/农耕忙/木舟动/向海洋”。这样简洁、古朴、跳跃的文字,蕴含了丰富的联想,鲜明的意象,把读者和听众带进一个广袤而深邃的时空意境中。而与之呼应的结尾,并不是以传统意义上大团圆为归宿,海上丝路并没到达可以到达的终点,诗人把海上丝路的行程推向更加浩荡的未来和蔚蓝:“海上丝路山海生/海上丝路天地连/山海天地向未来/啊,天下向蔚蓝”。文字也已转变为清新、爽朗、绚丽,把读者和听众带进一个理想的、光明的、崛起的未来世界。
   在这个磅礴气势的史诗架构下,丝绸之路的国度是那样的强盛伟大,那是曾让当时欧亚各国都崇拜和向往的国度。丝路出中国,就是“神龙出东方”。看这些体现诗人为民族强盛而骄傲、为文明发达而骄傲的情愫跃然纸上的诗句:“煌煌汉武大帝/开辟海上航程”、“丝绸茶叶陶器/称雄世界千年/更有四大发明/创造人类先声”、“美洲澳洲新大陆/万国朝贺追汉唐”、“在那太阳升起的地方”“走出一个大写的中华”,全诗这样充满豪情的句子很多,读起来真是气势磅礴,令人势血沸腾,豪气直冲云霄。
   在这个磅礴气势的史诗架构下,丝绸之路就是芬芳之路,文明之路,和平之路。作为一个特色鲜明的政治抒情诗人,丘树宏以他多年积累的文学素养和政治修养,总是站在社会和时代的前沿,创作了一批烩炙人口的歌唱主旋律的作品。《海上丝路》把丝绸之路放在华夏五千年的历史长河中,把自己当作一个华夏子民,怀惴一颗拳拳爱国之心的角度来凝聚诗歌的核心价值取向、实现诗歌的主旋律。在这首现实主义和浪漫主义交辉相融的史诗里,有“丝来咯,silk/silk,丝来咯”的欢乐场面,有“水手总在放声歌唱”的豪迈航程,有“神奇的香料是月亮”、“神奇的香料是太阳/让思乡的心情充满了光芒”的神奇和乐观,有“东南通婚假”的喜庆,有“中东会经商”的繁华,有“红海和为贵”的太平,有槟榔树下求爱的舞蹈,有开斋节的友好相邀,有马可波罗的朝拜,有利玛窦的传教,有汤若望的官帽,有哥德堡号的三次远航。在诗人笔下,丝绸之路是“啦啦啦,啦啦啦/一路的风光多神妙/一路的风情好繁华”。其实这表达的是诗人对和平、友好、幸福、自由的向往和赞美,诗意合乎人民的心声,也合乎时代主旋律的节拍。
   丘树宏还以一位知识分子的理性、冷静和反思的姿态,审视丝绸之路走过的沧桑和耻辱。夜郎自大,闭关自守,腐朽无能,落后挨打,丝路中断,中国辉煌从此沦丧。“海禁酿国殇”一节,诗人以批判的眼光,悲愤的诗情,写出了一条千年丝路因海禁而中断,一个国家因封闭而落后,一个民族因落后而挨打的事实。“因为害怕豺狼/你关闭了自己的门窗/因为害怕瘟疫/你拒绝了清风和海浪”、从此,“五千年的文明古国/走进百年耻辱/走进百年国殇”。说真话,写事实,显哲理,不虚美,不隐恶,这才是写作的正确的态度,才是真正的文学,真正的诗歌,也是丘树宏主旋律诗歌的一个鲜明特征。
   运用押韵、对仗、排比、比兴、意境等传统的艺术手法和基本元素,也使这首磅礴的史诗显得如丝绸般得精美,流畅。纵观丘树宏的诗歌创作,他一直在追求“传统诗歌形式的回归”,“用有诗意的方式和平白的语言,表达出跟我们息息本关的生活和变化”,“我不排斥其他的诸如先锋派之类的诗歌,但我觉得,诗歌首先应该让人看得懂,否则就是孤芳自赏。”《海上丝路》包括序和尾声共十八节,每一节都是一首朗朗上口的朗诵诗,每一节都是一首可以谱曲歌唱的精美歌词。如“大海的呼唤”一节:“大漠孤烟直/长河落日圆/劝君更进一杯酒/西出阳关无故人”,这里诗人大胆地引用古人的诗句,以形象思维描绘丝绸之路的广袤、荒凉,引起下文“伟哉汉武帝/英名天下传/张骞出使千万里/丝绸之路开新天”,衬托张骞出使西域的艰辛和汉武帝国的伟大,加以诗人的押韵和遣词用句,构造了一个“大丝路”、“大地域”、“大历史”、“大情感”、“大舞台”的概念。语句简洁,语言平白,却营造了一个辽阔、深远的意境,让读者感觉大气而精美。精益求精的语言、意象、修辞相当和谐地融合,构成了丘树宏诗歌的淳朴、清新、亮丽的底色,也构成了《海上丝路》如大海般的磅礴,如丝绸般的精美。  
   我国著名诗人、文艺评论家梁宗岱说,“一首伟大的有生命的诗底创造同时也必定是诗人底自我和人格底创造”,“作者在执笔前和搁笔后判若两人”(梁宗岱《诗·诗人·批评家》)。诗人丘树宏近年来一篇又一篇的扛鼎之作问世,我相信他在一次又一次地感动着自己、超越着自己的同时,也一定在感动着读者,影响着读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