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当前的位置: 首页> 政协文萃 > 正文

天地能知许国心——记中山市政协委员、东凤镇商会会长何茂财

发布时间:2018年10月12日   作者:秦志怀、李海琼 

  古人云:善,吉也。一颗心,倘若孜孜善行,能行多远?可成就多大的人生舞台?

  《国语》曰:善,德之建也。一个小镇的商会会长,倘若丹心许国,倾情济世,又能为生命播种怎样的因缘和风景?

  在中山市东凤镇,就有这样一位土生土长的“奇人”:论财富,他不是“大哥大”;但行善举,他必当“领头羊”。虽为一家民企“老板”,却视善行为天职,日日秉烛,唯“善”是举。

  年年慈善万人行,他总是慷慨解囊——以一人之“善”,引领一家商会之“善”,也成就了一座小镇的“首善”之魅。在中山24个镇区中,东凤的GDP排名第八,但慈善捐款总额却每每力拔头筹——2008年至2013年,该镇连续六年捐款额名列全市榜首。

  东凤镇人民医院择址新建,社会捐资1.3亿,其中他一人捐款836万元。去年,他提议该院建透析室,以方便患者。并捐出38万,设立东凤籍透析患者救助基金。

  该镇兴建东凤中学、凤鸣小学及中心幼儿园新校舍,他又欣然认捐,雨露均沾,捐款总额达600万元。去年8月,他发起成立“东凤镇奖教助教基金”,每年再投入200万。

  2012年9月,由他捐款3036万元重建的东凤孖水天后宫落成开光,且同步成立了“孖水天后宫慈善基金”,仅2015年至2016年,已救助困难家庭治病达509人、受困学子达85人,救助金额达724万。今年8月,天后宫又资助了120名寒门学子,资助金额为53.2万元。

  这位孜孜行善,乐此不疲的“奇人”,就是中山市政协委员、东凤镇商会会长、广东格美淇电器有限公司董事长何茂财。

  中山市委常委杨安队,曾担任过东凤镇委书记,很了解何茂财其人。他对笔者感叹,何茂财是一位难得的大慈善家,人品好,道德高尚,热心公益,做善事不为名,也不求回报,见到困难群众便忍不住出手相助……

  曾担任过东凤镇镇长、党委书记的麦流江提到何茂财,不禁由衷赞叹,这是一个非常有公德心的企业家。

  东凤镇人大主席林汝洪说,他做事首先考虑社会效益,赚的钱都是回报社会。

  也曾担任过东凤镇党委书记、市水利局长的原市政协副主席李武彪,一言以蔽之——他特别关心社会公益!那一日,在鸡鸦水道旁的堤围上,这位快人快语的老领导盯着笔者反问——

  你认识那么多人,你见过有多少人这么热心,花这么多金钱、这么多时间做公益?……

  笔者一时语噎,无以应答。

  是的,一个企业家能如斯关切社会民众的福祉,这确是笔者从业新闻几十年所见到的第一人。

  然而,何茂财何以成为何茂财?

  一颗纯朴、澄明、厚道的向善之心,其根脉生长于何处?

  一条浩荡澎湃的博爱之河,其涓涓源头从哪里跌宕发轫?……

  一、家国责任,以“善”为马,勇于担当

  在东凤采访,听到对何茂财最多的一句评价是:他是一个敢于担当的人。

  以“善”为马,肩负家国责任,且敢于纵横驰驱,这也是何茂财留给笔者的第一印象。

  走近何茂财,你能听见一条清澈见底的小河的流淌,能窥见一颗博爱之心的广阔与恢弘。这位土生土长的企业家,却有着超乎寻常的视界和家国情怀,对“和谐”二字,也有独到的认知。

  “老板赚到钱,回馈社会,感恩社会是应该的,这也是建设和谐社会的一份担当!你老板都不承担社会责任,你对得起良心吗?!”这是笔者采访何茂财时,他的一句发自肺腑的感叹。

  何茂财懂得,建设和谐社会,是一出大戏,有主角,也有配角。而一个企业家,有责任主动当好配角。在东凤,大家都知道,何茂财有一句著名的口头禅,叫“听党话,跟党走”。他深谙,一个企业家的目光不能局限在自己那“一亩三分地”,企业这棵树的成长,离不开投资环境的“风调雨顺”。所以,他的目光,总会更多地关注一方水土的和谐与安宁。遇事不回避,而且主动揽责,自觉担当,扮好配角。

  至今,东凤镇的老人们,都还记得何茂财的一个英雄壮举。

  今年6月18日,是一个特别的日子,周日加父亲节,然东凤镇部分老领导、市水利局领导及现任东凤镇班子部分成员,却相约来到鸡鸦水道东罟大堤,巡看护堤工程进展情况。据悉,这是每年的例行活动,只为铭记1994年6月战胜特大洪水的难忘历史,以树立水患意识。时任东凤镇党委书记的原市政协副主席李武彪、时任东凤镇长的原市统计局局长麦流江等一拨老同志,漫步大堤,话说峥嵘岁月,一个个激情勃发。从麦流江的口中,我听到了一个关于何茂财的段子,这是一个“火线请缨”担负特殊使命的段子,其精彩程度堪与大片的细节媲美。

  1994年6月中旬,西江发生大洪水。当时,鸡鸦水道最高水位达5.34米,五乡联围出现多处重大险情。节骨眼上,坐镇抗洪指挥部的麦流江突然接到一个电话,正是何茂财,他急切地问了一句,有什么可以帮忙?当从麦流江口里得知庇佑东凤的东罟大堤塌方,危在旦夕……何茂财惊叫了一声,说:“我马上过来!”当即赶到堤岸边,要求指挥部安排一艘快艇,他自驾快艇去找沙船。

  麦流江回忆说,当时望着他的背影,我们心里没底,都悬了起来。后来不知道他如何找到沙船,也不知花没花钱,花了多少钱,反正何茂财及时带着三艘满载的沙船回到险情段——那一刻,堤围上很多人冲着这个大高个喊了起来,现场一片欢呼声。三船沙,迅速倾泻到堤坝后面,小山一般顶住堤坝,缓解了险情……因此,何茂财荣立了抗洪一等功!……

  “难得这样的人,关键时刻,挺身而出!”麦流江感叹。

  李武彪如斯评价何茂财:“他是一个能干实事的人,大局观念很强,对于党委政府的工作,他总是全力配合支持,与各方面关系都很和谐。”

  东凤镇历任书记、镇长,不管退休的还是已经做了市领导的,提起何茂财,皆竖大拇指。因为在建设和谐社会这盘棋上,何茂财甘当配角,主动作为,以“善”作马,纵横驰驱。

  其实,在珠三角这方丰腴崛起之地,何茂财远非富可敌国的超级富翁。他1966年出生于东凤穗成村,初中未毕业就辍学打工,当1999年他创立格美淇热水器公司,由打工仔跃升老板时,他的企业只有7名员工。即便现在,他也只是一个拥有10万平米厂房、800多名员工的中型企业老板。只是,一颗向善的心和感恩的灵魂,使这位民企的当家人特立独行,将自己的企业打造成了一间笃行公益的善工场。

  叶丽菊,一位曾担任过中山市卫生局副局长,后主动辞职退居二线回东凤专做慈善的大姐,她打开记载着一个个慈善故事的小本本告诉笔者,何茂财已连续五年参与慰问全镇低保户,慰问金他负担一半。今年春节,他们慰问了212户低保户,每户发放慰问金1000元。她还透露,穗成村有一个妇女,丈夫病故,留下两儿读书负担重,虽有关部门安排其做了临工,但其居住的屋子破陋不堪……当时,叶丽菊找到何茂财,直言相陈——有这样一个人,你帮不帮?何茂财二话没说,就找人帮其修屋,10多万费用一力承担……

  迄今,在东凤,以何茂财或格美淇名义行善之项目、之故事,不胜枚举,俯拾即是,且涉及多个领域,连何茂财自己也记不清。在笔者再三求证下,方得以知晓,这些年何茂财个人捐助公益事业款项总计已逾六千万……

  一次,当笔者偶然问到何茂财:“你有什么梦想?”

  他毫不犹豫地回答:“在自己有能力的时候,尽可能帮助有需要的人,这就是我的梦想。”问他为什么?他说,社会对他很好,给他那么多资源,他想回馈社会。

  有一个词,叫做“如影随形”。善,已经成为何茂财生命的附着物,成为他灵魂中不可或缺的因子,一如水、空气和阳光。

  2001年,他凭藉仁义宽厚的襟怀和格美淇经营的骄人业绩,首度当选了东凤商会会长,自此,他像一个航行的舵手,引领着“东凤商会”,驶入了一个以“善”为马的新航程。

  何茂财的商会拍档们,提起何会长,皆敬佩之情溢于言表。

  东凤商会副会长兼秘书长麦钱江告诉笔者,很早就认识何茂财会长,他是一个热心人,有抱负、敢负责、敢担当,也很包容、团结人,跟他合作非常愉快。

  东凤商会常务副会长、女企业家黄蕴华说,何会长有两个特点,一是很关心人,关心商会每一个会员,把自己的经验传给大家,帮助大家;二是当领头羊,不管做公益,还是搞活动,他都会一马当先。

  何茂财是一个做事很认真,很投入,不管做什么都想做到极致的人。

  他一上任就抓商会的建章立制,明确了“精诚、博爱、和合、担当”的办会宗旨。并身先士卒,团结带领商会同仁,勠力同心建设有梦想、有活力、有担当的商会——鼎力配合镇党委、政府中心工作,真诚服务会员企业,倾情参与社会公益。

  慈善万人行,堪称中山的年度慈善盛事。因为商会的担当与作为,2008至2013年,连续6年慈善万人行,东凤镇捐款总额均名列中山第一。2012年,东凤一镇慈善万人行捐款逾4900万,占中山捐款总额的半壁江山。

  有一年,省级“非遗”体育项目5人飞艇赛,临近赛期资金仍未筹措到位,有关部门向商会求助,商会立即在圈内发动,会长、副会长们竞相带头,仅两个多小时就筹集了200万,保证了飞艇赛如期举行。

  何为担当?何茂财的理解就是无私奉献,就是倾情服务,就是凝聚会员之心,共建和谐社会。这些年,在会长的任上,何茂财一直尽心尽力服务商会会员,为他们牵线搭桥,解决各种困难,帮助会员企业渡难关。“有问题,有困难找会长,已经成为一种习惯。”黄蕴华告诉笔者。

  何茂财牵头举办政、银、企座谈会,推进政府、银行与企业面对面沟通,方便政府、银行为企业提供更好的政策和金融服务。为减轻企业资金压力,何茂财积极跟银行方面沟通,争取到更优惠的抵押贷款,即由原来一平米用地贷款2000元提高到现在的3000元。

  当企业遇到困难的时候,何茂财也努力为他们解困。政府检查企业环保时,有些企业指标不过关,面临或被停业、取缔的窘境,何会长此时必会出面斡旋、协调,引导企业主守法经营。他说:“红灯停,绿灯行,这是不可逾越的规矩,企业要赚钱,但不能闯红灯。”

  商会之于何茂财,似乎有种不解之缘。

  因为厚道、包容,也因为能耐、出色,何茂财这个商会会长一做就做了三届共12年。2013年商会换届,恰在这一年,东凤商会获评四星级商会,成为中山最高级别的商会。这让何茂财很欣慰,也让他萌生了谦让退意。他觉得自己做了三届了,也该给其他同志一个机会冲一冲,让后来者居上。主意已定,他毅然辞去了商会会长一职。然而,之后的两年,继任新会长,因自家企业出了状况,有点心不在焉,商会工作一时陷于松散、被动和疲软。这时,商会同仁及镇领导不约而同想起了何茂财,鼓励、要求他再度出山。

  那几天,何茂财失眠了,半夜里还在窗前徘徊。毕竟,都是朋友,他怕自己半路上杀出来收拾摊子,会令现任会长有点难堪。尤其夫人也不答应,她担心老何企业、商会一把抓,会顾此失彼,而且会把老何累着。

  就在何茂财犹豫的当口,镇里领导、商会同仁,甚至包括朋友都纷纷上门游说老何和他的夫人。

  “老何啊,大家还是相信你。打铁还须本身硬,不是金刚钻,揽不了这瓷器活呀……”一位镇领导的话语重心长,至今还在他的心底回响。那天晚上,喜爱读书的何茂财,随手翻看一个专家讲座的听课笔记,曾被专家引用的《鸿门宴》里的两句古语忽地突兀眼前:“大行不顾细谨,大礼不辞小让”,古语下面自己还画了一道横线,还在后头打了一个问号。也许自己是过虑了,对东凤而言,商会之兴衰,终究比自己的一个“格美淇”成败更重要。也许,于承诺“听党话,跟党走”的何茂财而言,担当,不再是一时一地的兴头和选择,而应是一个生命的常态——担当,践诺,一直在路上!

  之后,人们欣悦地看见,大高个、满脸阳光、一身活力的何茂财回来了,再度出任东凤商会会长。旋即,人们发现,与何茂财一同回来的,还有商会的青春、热情和活力。

  尤其令伙伴们刮目的是,这位初中尚未读完的商会“掌门”,愈发推崇读书和学习。在加强会员沟通,组织会员到其他商会交流学习之外,何茂财提出“打造学习型商会”理念,每季度组织一次商会大讲堂,请经济、管理方面的专家上课。每年还会组织会员单位进行1-2次外出学习考察,异地取经,开阔视野。眼下,正紧锣密鼓策划筹措,拟与清华大学合作,成立东凤商学院,届时请国家级的教授、讲师对企业老板、高管进行培训学习,学员考核合格,商会支持一半的学费。何茂财心里有个小九九,他希望藉此培养、发现人才,能为东凤经济发展做好人才储备。

  今年4月,为扎实推进省里安排的中山帮扶潮州工作,中山市决定成立中潮扶贫基金会,由市工商联负责落实。身兼市工商联副会长的何茂财,在中潮基金会上率先承诺个人捐款100万。东凤商会的拍档们知道后,不无感动,纷纷步会长后尘。他们知道,但凡襄助公益,会长总是挑头多捐,不想压力下移。而他们觉得,责任担当不能只靠会长一个人的肩膀。最终,东凤商会为中潮扶贫基金会捐款逾200万,在全市独占鳌头。

  “一年捐一两百万出来不算什么,赚到钱回馈社会很应该。”何茂财悠然地说,颇有点云淡风轻。

  在一次采访中,偶然邂逅曾担任过东凤镇财政局长的黄丽霞女士,得知我们了解何茂财,她当即有话说。这位多年从事财务工作的大姐心直口快,说,何茂财我们常打交道——他这个人一诺千金,捐赠款从不拖欠,会主动给我们电话,让我们派人去收捐赠款。即便暂时无钱,他也会先开支票……

  爱,是可以感染的,需要一种氛围;善,是可以分享的,需要一种气候。在中山北部小镇东凤,何茂财和他的格美淇,还有他挂帅的东凤商会,正在孜孜培育和涵养一种可以让爱生长的气候……

  二、厚土情怀,以“善”化羽,助“凤”展翼

  “为什么我的眼里常含泪水,因为我对这土地爱得深沉”——这是著名诗人艾青《我爱这土地》里的名句。

  何茂财,这位生于斯长于斯的东凤人民的儿子,他对足下的这一片厚土,也有着无法割舍的眷恋。在他的心里,东凤就是一只飞天的凤鸟,他冀望着这只曾哺育他的神奇的鸟儿迎风展翅,高翔天宇。曾经,当何茂财牵线搭桥,为东凤引入了名牌企业“美的”,而“美的”一帆风顺开张想报答他时,何茂财一口回绝,只撂下一句:“把东凤美的做好,就是对我最大的好处。”

  何茂财曾仰望星空,痴痴地寻觅凤鸟的两只翅膀。有人说工业是一只翅膀,也有人说农业是一只翅膀。而何茂财有自己的见解,他认为,人的生命至高无上,而教育与医疗则是赋予生命以智慧和健康的两只翅膀,只有这一双翅膀健硕有力,凤鸟才能展翅高翔。所谓民生福祉,投资环境亦尽在其中。

  不知从何时起,何茂财成了“教育迷”和“健康迷”,但凡成就百姓教育和健康之义行善举,他不管分内分外,得失盈亏,他必事事关心,主动担责。

  该镇调整学校布局,新建东凤中学、凤鸣小学及中心幼儿园新校舍,何茂财慷慨解囊襄助,一个不少,捐款总额逾600万元。在每所学校的功德榜上,都能找到他的名字,而且名列前茅。

  在东凤教育指导服务中心,熊小潮主任透露,何茂财这位企业家,几乎百分之百成了教育圈中人,他担任了镇教育事务顾问,还是凤鸣小学的校监,只要是教育之事就是天大的事,他必事事关心,出钱、出力、出席。

  熊小潮告诉笔者,去年8月,何茂财会长发起成立了东凤镇奖教助教基金,每年资助200万,用于奖励优秀教师和开展师资培训。何会长提出,镇里教师要走出去,开阔视野;要三年内全员到高校轮训一次,提升师资水平。在基金支持下,东凤镇已委托武汉华中师大今年暑假分别举办骨干教师及教育行政管理干部两个研修班。另还分三批、两个班组织120名教师,前往浙江师大、南京晓庄学院培训……

  何茂财眼界开阔,关注教育全方位,他一面力挺奖教,一面倾情助学。为帮助那些考上学校却苦无学费、盘缠的寒门学子。作为东凤孖水天后宫理事长,今年他又建议天后宫设立助学基金。就在7月4日晚上,他还亲自跟熊小潮及镇村干部一起去永益、东罟、小沥等三个村,探访三户困难学子家庭。凡考取高中、中专的家庭困难学子每年可获3000元资助,被大专以上院校录取的家庭困难学子每年则可获5000元资助。8月中旬,镇红十字会与天后宫共同主持了助学金发放,东凤镇及北部镇区,包括阜沙、南头、黄圃、三角、民众、横栏、东升的120名困难学子,共获得了53.2万元助学金。

  熊小潮感叹:“何会长非常关心教育质量,与我们同喜同忧,‘中考’考得好,他比我们都要开心。跟他在一起,满满的正能量,他简直在‘倒逼’我们……”

  在凤鸣小学那一方铭刻了一百个“善”字的百善墙前,来自东北的女校长刘松,提起何茂财亦是百感交集。她说,捐款助学行善举的见过,但像何茂财会长这么主动担责的,还是第一次遇到。

  凤鸣小学由穗成小学与和平小学撤点并校而获新生,而穗成小学即是何茂财的母校。所以该校兴建时,他以格美淇公司的名义捐款300万元,并主动找刘松校长,揽下校监的担子。因为他心里一直有个梦,希望乡村也有一流学校,村里孩子在家门口就能享受优质教育。

  然而始料未及的是,何茂财这个校监可不是挂名,他会瞪大眼睛盯着教学质量,出了状况会关注跟进,提出要求和努力方向,还会督促检查。对学校事务也非常上心,年底再忙都会与学校老师座谈,个人出资为全体老师做校服,还提议设立了奖教基金,每年投入5万——10万,用于奖励优秀教师。他还主动牵线搭桥,使凤鸣小学得以与市名校石岐中心小学、小榄永宁中心小学结成帮扶对子,开展名师送课、教研互动等活动……

  孟子曰,君子莫大乎与人为善。作为一名慈善家,何茂财以为,善,乃为人类最高贵的品格。故而倡议、引导凤鸣小学弘扬“善”文化,兴建百善墙,开设以“善”为主题的修身学堂,从孩子抓起,培养“善”的品格,从源头提升村民的整体素质。

  何茂财有一句掷地有声的话——我要么不做这件事,要做就要做到最好!

  这几年,凤鸣小学羽翼日丰,教学质量攀高折桂,语文、数学课堂竞赛双双获市一等奖,亦在镇班主任竞赛中荣膺团体第一名……凤鸣一鸣惊人,愈来愈赢得当地村民和附近的外来工的信任和青睐。

  刘松透露,学校所有大型活动,何茂财必到场。他说,我就是要给村民一个信心,我看好这所学校!

  当然,何茂财看好的远不止一所凤鸣小学。他看好的是这一方厚土,是厚土之上大爱的润泽,善缘的生长,梦想的绽放。

  今年7月20日,在东凤镇人民医院,听曹晓哲院长讲起何茂财的点点滴滴,你会觉得何茂财简直成了这家医院的“院监”。2013年,东凤镇择址新建人民医院,仅社会捐款达1.3亿,其中何茂财一人捐款836万。

  曹晓哲院长感叹说:“要不是有何会长这样的大慈善家出力,东凤医院就不可能建得这么好。”聊起何茂财的故事,曹晓哲如数家珍,好像说得就是他的一个朝夕相处的拍档。

  “会长一直在捐……”曹晓哲打开了话匣子。

  何茂财发现东凤医院无肾透析室,患者须跑到小榄或市区做透析,很折腾,于是找到曹院长商量,建议建一个透析室,方便东凤百姓。为此,他又专门捐出38万作为洗肾救助基金,凡东凤户籍病人洗肾时,自费部分都由基金支付。时下,20余名东凤籍肾透析患者,可在家门口免费洗肾。受惠者之一的梁品驱,自2014年患上了肾病后,每周需跑三次市人民医院治疗,路途挺远,单单路费每次都要一百多块。后来,他改到了小榄人民医院,虽方便了一些,路费也省了不少,但每个月仍旧开支3000多元。去年9月始,他转入了新开张的东凤镇医院肾透析室治疗,作为本地户籍人口,他立马享受免费肾透析的福利,每个月支出顿时锐减三分之二。作为格美淇公司的老员工,他深知道肾透析室就是老板何茂财资助兴建的,而他免交的自付费项目,皆由何茂财买单……那天透析完,拔下针管,一阵心潮涌动,梁品驱禁不住发了一条短信给何茂财,只有16个淳朴的文字——“十分感激你,减少了很多负担,多谢多谢。”而何茂财的回复也很质朴,只有6个字:“好好保重身体”。

  2016年初的一天深夜,天气比较冷,曹院长在晚上11点夜巡。他走过急诊室时,透过玻璃幕墙,看到一个熟悉的身影在输液室输液——正是何茂财,马上过去招呼:“何会长,怎么不跟我们打个招呼呢,你是我们的贵宾,可以走绿色通道的。”何茂财笑笑说:“不用,我就有些不舒服,来输个液。”接着,他就给曹院长提出了“病人座椅”的问题。他说,冬天,金属椅子很冷哦。”曹院长说:“嗯,有一半已经做了套,但还真有一半没有做。好,谢谢会长督促,我马上跟进。”

  东凤医院一开始口碑不咋地,镇内不少企业老板看医生,往往舍近求远,选择小榄或者到市区的大医院就医。

  何茂财却没那么做,他不单自己认同东凤医院,即便父母家人不舒服了,也是带他们到东凤医院看医生。他一面投以信任的目光,一面发现不足第一时间反馈。今年6月,何茂财来看病,他发现办公环境不够整洁,就当即向主诊医生指出,并说:“我到时派几个人过来,帮助你们进行6S管理培训。”后来曹院长听说,非常高兴,积极响应。现该院已着手在微创外科启用6S管理系统试点。曹院长告诉笔者,俟实验成功,会在全院推广。

  如今的东凤医院,深受一方百姓的青睐,日门诊量已逾2100人。其微创外科,成为市里重点特色专科,去年做了400多台手术;开展了博爱100公益项目,免费为脑瘫患者和白内障患者做手术,改善了他们的生存状况。2015年,该院还荣膺教学医院桂冠,成为医学本科生实习基地,并获得了职业病检查资质。去年,在二甲医院综合绩效考核中,该院取得了全市第一的佳绩。

  何茂财笑了,他看好故乡厚土——这只翩然翱翔的凤鸟,他愿以“善”化羽,为她编织翅膀,梳理羽毛,冀望她飞得更高,更远……

  三、菩提花开,以“善”作根,香远益清

  法国大作家巴尔扎克有一句名言:“苦难对于天才是一块垫脚石。对于能干的人是一笔财富,对于弱者是个万丈深渊。”

  人们很难想象,何茂财,这位时常面含春风般微笑的企业家,曾经历过怎样的苦难?只有他自己知道,心中的菩提是怎样一寸一寸扎根的。

  何茂财,每次登上鸡鸦水道旁的大堤,便有种恍若隔世之感。他发现,少年的眼界,完全迥异于成年的视野。同样一条河,为什么少时看它却是那么汹涌澎拜,令人无奈无助?

  生养他的穗成村,是毗邻鸡鸦水道的一条小村。

  时光倒流40年,那时的何茂财还是这个村里数得着的苦孩子。父母是地道的农民,家里三兄弟,他排行老大。因为日子贫瘠困顿,导致母亲贫血,后来还发展成贫血性心脏病。当时家里穷,没钱看病。偶尔看医生,就要划艇过南头,穿越鸡鸦水道的滚滚波涛。为了分担父母的重担,他小小年纪就辍学打工,帮补家计。

  于是,就在这条大河的臂弯里,一个少年开始了人生负重的跋涉。

  他去过砖厂做搬运工,又帮人家煮饭、洗衣服。他还帮人家看船,一天一块钱。至今,他还记得坐在摇摇晃晃的船上,他会凝望着一层一层的波浪发呆,幻想着自己有一天能挣很多钱,然后带母亲到中山、广州去看病……然而母亲没有等到儿子梦圆的时刻。母亲的病每况愈下,39岁的时候便溘然而逝,撇下了父亲和他们三兄弟。那一年何茂财才17岁,母亲成为他心里永远的痛。……

  当终于有一天,何茂财办起了自己拥有800多名员工、10万平方米厂房的现代企业,创出了属于自己的格美淇品牌,并挣下了第一桶金的时候,他格外想念母亲。而年少时经历过的苦难,也一如浮雕般突兀眼前,挥之不去。

  他突然意识到,母亲不在了,但天下还有很多亟待救助的母亲;自己挣脱了窘困,但今时今日因受制于家境贫寒,仍有支付不起学费的孩子。那一天,在他的办公室,他长吁一口气说:“他们好像我的影子。看到他们,就想到自己经历过的。所以希望能帮到他们。”

  恰在此时,穗成村的村长找到何茂财,说拥有150年历史的天后宫,因建在滩涂地上,地势低矮,经常被水淹。他请何茂财出手,将堤堰做高一点。何茂财请专家现场勘测之后,有了自己的想法。他觉得,政府已在这一带规划兴建湿地公园,天后宫重建,也该有大手笔,当成为东凤一景,能与湿地公园配套。

  2009年春,在政府认同并获得了全体村民签名授权之后,何茂财毅然捐资3036万元,兴建孖水天后宫。他心底只有一个愿望,为村民、为周边信众、为社会搭建一个植善心、结善缘、行善举的平台,以救助一如母亲的天下病患,帮衬一如当年自己的寒门学子。

  同时,在政府有关部门的帮助协调下,成立了孖水天后宫理事会,选举何茂财为理事长。并由理事会拟订通过了孖水天后宫理事会宗旨——

  “传承天后文化,弘扬天后精神,热爱和平,舍己为人,见义勇为,团结互助,助人为乐,慈善博爱,品德道德高于生命……”

  2012年金秋的一个日子,东凤诞生了一座赫然耀目的新地标——位于鸡鸦水道与穗成水闸河道交汇处、总占地面积30亩的东凤孖水天后宫落成开光,旗幡招展,人头涌涌,一派节日的喜庆。

  那一天,何茂财的心情很特别,庄重、激动、欣悦之余,却有一份淡淡的挥之不去的思念与怅然。

  当晚,他独自来到天后宫广场,走到高达16米的白色大理石天后妈祖雕像前,他久久伫立,心如潮涌。

  毕竟,这是他办厂兴业以来最大的一个公益项目,虽不赚钱,却能播种善苗,春风化雨,造福桑梓,而且也成就了穗成村一道美丽的景致和别致的繁荣。他相信母亲能看到,母亲的在天之灵一定会赞许、庇佑他的选择。

  静静地,一轮明月升起来了,勾勒出天后妈祖圣洁的轮廓。

  他不禁双手合十,闭上了眼睛。那一刻,他看见了母亲。他相信,这是报答母亲,弥补对母亲歉疚的最好方式。

  其后,孖水天后宫的香火点燃了,人们惊愕地发现,这里的香火不为敛财,只为施舍;这里的甘霖不止挥洒鸡鸦水道两岸,而且润泽八方。

  孖水天后宫理事会秘书李华珍介绍,为弘扬天后精神,呵护天后宫“慈善博爱”之圣洁品牌,何茂财理事长特请政府有关部门帮助审计财务,对天后宫实行规范化管理,善款筹集发放均透明公开。除专职工作人员外,理事会成员皆为“义工”,不领一分钱报酬,在斋堂用餐一律缴费。其诸般“敬神”活动及斋菜馆对外盈利收入,均纳入“孖水天后宫慈善基金”,只用于资助社会困难群体。

  每年农历正月十五元霄佳节,孖水天后宫会举办盛大热闹的请神慈善活动,企业家及各界善长仁翁会庄重、虔诚赴会,公开竞投天后圣像牌座,既为企业、人生祈福好运,也为慈善公益奉献爱心。何茂财身为理事长,既当导演,也做主角,经常会带头竞拍圣像牌座。在天后宫的橱窗里,笔者看到了2016年圣象牌座竞拍实录,何茂财一人先后拍得“天”、“宿”两个字号,竞得价分别为11.3万和2.1万。32个字号,共竞得慈善金额111.06万。曾在现场拍得“地”字号的东凤商会常务副会长黄蕴华,说:“我竞拍了牌座,就等于把钱存在慈善基金里,当我身边有人需要帮助的时候,我就会立马想到孖水天后宫,告诉他们天后宫有这样的救助机制,让他们去走相关流程。”

  李华珍说,仅2015年——2016年期间,天后宫救助了困难家庭治病达509人,受困学生达85人,救助金额达724万。今年筹集了善款600万,已助学寒门学子200名。

  在一本孖水天后宫2015年画册里,笔者看到了每月慈善基金发放实录,其中5个月救助金额逾50万。5月与7月救助金额最多,分别为83.43万元、78.50万元。从受助人员明细中,笔者惊愕地发现,受助者已远远超越穗成村,也不局限于东凤镇,中山各镇区都有,珠海、顺德、江门等省内其他城市也有,甚至连湖南、广西、陕西、河南、四川、安徽等省区亦不乏其人。2月份救助金发放明细显示,当月救助总金额为33.5万,受助者42人,其中东凤镇仅6人,余者为南头、南朗、民众、沙溪、横栏等镇居民,均获得了6000——8000不等的重大疾病救助。7月,火炬区文华获得了5万元高额的重大疾病救助。8月,来自顺德小黄圃社区的4位居民同时分享当月的救助金,各获得了1万元的救助……孖水天后宫的这一份超越时空的慈悲与博爱,让小镇平添魅力,美名不胫而走。

  来自广西玉林的杨志登,在东凤穗成一间电子厂做维修工。因岳母病重住进了ICU,花光了所有的积蓄,他感到走投无路,来到东凤孖水天后宫想碰碰运气。当他来到天后宫理事会办公室,恰好撞见了何茂财。见他一脸的忧郁茫然,何茂财问:“你有什么困难吗?”杨志登嘴有些笨:“我岳母……糖尿病……脚趾头掉了……今年心脏病又发作,进了ICU……现在钱都花光了……医院说要……停药了……”杨志登讲着有点哽咽,眼睛泛起了泪光。何茂财听了,二话没说,走到他的车上拿了自己的5000元递给杨志登,杨志登一下子呆萌了,接过钱时,他哭了,他觉得很意外,这份意外加剧了他的感动,霎时,眼泪夺眶而出。他望着何茂财问:“你是谁?……”何茂财并没有直接回答他的问题,而是说:“你只要好好照顾你岳母就可以了。”后来,杨志登又从东凤孖水天后宫成功申请到重大疾病救助基金5000元,解决了他的燃眉之急。现在他的岳母病情稳定了,杨志登也松了一口气。自此,何茂财这个名字,像一枚红色的印戳,一下子戳进了他的心底。

  当然,大部分受助人并不知道何茂财的名字,他们只知道天后宫。何茂财也在采访中提过:“我做慈善不愿意出名,出名就变质了。我们平时宣传的都是天后宫,并不会刻意宣扬我自己做过的事。”

  7月22日,笔者在三角镇高坪村一条窄窄的堤围上,叩开了6岁半的受助人何镔宁简易的家。大前年,小镔宁得了急性白血病,经常要去医院化疗,镔宁的妈妈覃柳新为了照顾儿子,没法去工作,而镔宁的父亲何竞亮在三角镇一家纺织厂做机修,每个月只有3000元的收入,对于高昂的医疗费,他们家已是入不敷出,日渐窘困。他们在东凤的亲戚介绍他们到孖水天后宫申请救助。之后,天后宫核实了情况,直接将20000元救助款打到了孩子住院的医院,不啻雪中送炭。然而,其父母就不知道何茂财是何许人也。但当问到他是否知道何茂财时,他们连连摇头,说只知道孖水天后宫。

  覃柳新不无感慨地说,孩子能得到孖水天后宫的救助,已经很感动了!……

  何茂财也很享受这个过程,以慈悲情怀,帮助别人,也感动自己。其实,他呈给故乡父老已不仅仅是一座美丽的天后宫和那尊圣洁的俯瞰沧桑的妈祖雕像,还有天后文化和博爱精神。一个人的能力是有限的,但通过天后宫,他却把这份慈善的心传播出去,让善者的能量得以积聚,以帮助更多的弱者趟过生命低谷中那些急流、暗礁、险滩。

  2015年春节期间,在三角镇,三个小孩子玩爆竹,其中一个小孩的家长是装修工,家门外堆放着一些天那水的罐子,小孩子把爆竹扔进了天那水罐里,导致爆炸,两个小孩身上都被烧着了,一个小孩受了轻伤。送到医院后,两个重伤的孩子烧伤面积达80%,情况非常紧急,需要一大笔治疗费,这愁坏了经济拮据的两对打工族父母。这件事被东凤商会常务副会长黄蕴华的拍档梁小姐获悉,她知道黄蕴华一直都热心慈善,当即告诉了黄蕴华,于是在黄蕴华的指引下,家长立马到天后宫申请求助资金,两天就申请了6万元,使两个家庭双双得以度过劫难。

  在天后宫2015年7月受助明细里,笔者发现了一笔5万元的救助款,受助人为火炬区文华。根据时间,笔者查找报纸,终于得知当年7月,中山市火炬开发区黎村文萍一家五口遭遇液化气爆燃重大事故,报道记者恰为《中山日报》资深记者卢兴江。回首往事,卢记者颇多感慨。他说,火灾事故稿件见报后,东凤孖水天后宫慈善基金会第一时间打来电话,核实情况后便将5万元救助金交到文萍姐姐文华手中,希望尽绵薄之力。卢记者感叹,基金会捐助的过程很人性,特事特办,不需要受捐者打报告,走流程。只写收条签字后,捐助款就领走了,堪称及时雨。中山是博爱城市,能够有东凤孖水天后宫这样的慈善基金会,个人感觉是中山的福分,是迫切需要救助群体的福音。我所知道的是,这个基金会背后并不都是大老板,更多的是一些爱心老板,他们创办这样一个基金组织,是在做真慈善……

  何茂财就这样带动身边的每一个人,加入这个慈善接力中去,孖水天后宫俨然已成了妈祖的化身,庇护着四方百姓。虽然,天后宫的救助仅是涓涓细流,但却带给了许多无助的心灵以莫大的慰藉。

  其实,在民间,这样的感动还有很多。在这绵延不绝的感动中,人们慕然回首,不禁惊愕,东凤果然有新风,这个并非最富庶的小镇,竟诞生了最多的善举,释放了最多的善意,缔结了最多的善缘。同样的寺庙香火,这里点燃的是“博爱”,是“奉献”,是“助人为乐”。

  笔者不禁感慨,觉得何茂财的慈善之举弥足珍贵,堪为当代中国先富者与窘困者的主动牵手和自觉担当,其昭示了“先天下之忧而忧”的襟怀与节操。而孖水天后宫则开创了一个信仰、奉献、施舍、感恩融为一体的民间慈善新模式。

  管仲曰,善人者,人亦善之。我们笃信,善的播撒,爱的传递是有声音的,这声音可以穿越血脉,抵达心灵;也可以随风激荡,直入万里苍穹。

  我们亦笃信,大爱不语,但山河可感,天地能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