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当前的位置: 首页> 2015年 > 正文

母亲

发布时间:2015年05月10日  来源:中山日报  作者:丘树宏 


1、从县城下嫁来的新娘

一座座耸立的山峰,
连着一座座高高的山峦,
几百里葱茏望不断眼,
几百里绵亘走不到边,
这就是我的家乡啊,
这就是我的九连山。
 
在这深深的大山沟里,
有一个小小的石坡头村,
据说清乾隆年间曾出过一个举人,
却似乎一直默默无闻名不见经传。
倒是四十年代有一个贫苦后生,
破天荒走进了县立中学的大门,
他让小山村发生了与以往不同的故事,
他让这里的人文开始有点儿水起风声。
 
那时候山村的冬天十分寒冷,
山头白雪皑皑,田野结满冻冰。
有一天,重重的山门豁然开朗,
有一天,弯弯的山路热闹非凡。
就是那一天啊,美丽的母亲,
你这个县城嫁来的痴心新娘,
竟然让那个因家穷而辍学的小青年,
将城里人陌生的爱情带进了这深山老林。
你在这里吹起了一股清新的风,
你让这里多了一种柔软的语言;
你走过的山路总会鲜花盛开,
这里的男人眼光也因你变得明亮温顺;
你走过的田野总会歌声氤氲,
这里的女人身姿也因你变得万种风情;
这里的大山从此耸立起一种新的面容,
这里的河水从此流淌出一种新的精神。
 
2、向监狱送冲凉水的妻子

最初的日子好像传说中的童话,
每一天都恩恩爱爱甜蜜加甜蜜;
小夫君义务办起乡村小学又做起村干部,
你也放下城里人的娇贵拿起了锄头爬犁。
一声声的赞叹有真情也有假意,
一道道的眼光有羡慕也有妒忌。
 
晴朗的天空突然乌云密布,
和美的家庭惊遭狂风骤雨,
一宗从天而降的大冤案啊,
把年轻的父亲打入了牢狱!
你向亲房子叔哀声求助,
换来的有安慰更有疏离;
曾经亲密无间的左邻右舍,
竟然还捏造了虚假的证词。
 
你又从那条曾经那么幸福的山路,
孤苦伶仃地回到了那遥远的城里。
一簇簇的杜鹃花开得火红火红,
一路上却映照出你子规啼血的身躯;
一只只的布谷鸟叫得此起彼落,
一路上却回响起你呼天唤地的哭泣。
春寒料峭啊,监牢冰冷,
你这个城里来的漂亮新娘,
仅仅一夜间,仅仅一夜间,
却成了向监狱送冲凉水的妻子……

3、懂得做一手针线活的妇女

戴着一顶“劳改释放犯”的帽子,
让父亲一下子矮了几分老了几岁;
干最苦最重的农活做最危险的副业,
换来的却是八折的工分十分的负累;
一天天早出晚归披星戴月,
却总是衣衫褴褛遭受雨打风吹;
一天天脸朝黄土背朝苍天,
却总是饥寒交迫饱受人间伤悲。
 
而你,我苦命的母亲啊!
岁月已经让你磨砺成沧桑的村妇,
病痛已经让你消失了美丽的蓓蕾。
生产队的派工你老老实实做到最好,
自留地的菜蔬你勤勤恳恳耕耘施肥。
然而,老天爷却依然不肯为你开眼,
每年总是白天开了锅晚上起不了炊;
八个呱呱坠地活泼天真的孩子啊,
只养活了四个此生与你形影相随。
 
有心的父亲坐牢三年竟学会了打毛衣,
靠着这手艺他补充了家里物质的乏匮;
而你,我亲爱的母亲啊!
城里姑娘的天性聪慧心灵手巧有心眼,
让你多了一份谋生的手段生活的依偎。
记不清多少个寒夜通宵达旦,
记不清多少个酷日针走线飞,
你绣出的一面面“帽门”让多少孩子欢天喜地,
你绣出的一块块“鞋面”让多少姑娘貌美如水。
而我们,这四个幸存的兄弟姐妹啊,
有你一生的含辛茹苦艰苦卓绝,
才有了生命的延续永远的依归。
 
4、性格泼辣刚直不阿的“悍妇”

有人说你从小就是个爱动的假小子,
留的是短发穿的都是男孩子的衣服,
你还一次又一次扮演过古戏里的小生,
雅致的性格中老带着一点男孩的粗鲁。
直至嫁到山里来虽然已经完全改回了女装,
与那些流里流气的男人吵架却从未服过输;
虽然是善良的豆腐心嘴巴却如刀子般尖利,
以至乡里人都明里暗里地将你看作“悍妇”。
 
可恨的是我也一直认为你确实性格太过泼辣暴躁,
作为你的大儿子我竟然那么让你失望那样的糊涂!
记得那一年我成为镇里恢复高考的第一个大学生,
看见你微驼的身躯擦泪的样子才有了模糊的醒悟。
 
在那个人鬼不分黑白颠倒是非难辩的时代,
“劳改释放犯”成了父亲永远的历史重负。
一次又一次的运动每一天都提心吊胆,
一次又一次的陪斗每一夜都恐慌惊怵。
本来就迂腐老实的性格已经不见一丝阳刚,
迟滞的双脚佝偻的脊梁驮上了无形的包袱。
 
屋再破,也不能没有栋梁,
家再穷,也不能没有主心骨!
撑起这个家,扶直这棵树,
就这样成为你无可回避的人生归宿。
假小子的经历终于再次派上了用场,
誓不低头从此一直伴随你的人生路。
你声震乡里的嬉笑怒骂,
为我们挡住了多少风雨雷电,
为家里带来了多少阳光雨露;
你出类拔萃的坚强不屈,
为家里争得了一份份合理的权益,
为我们开辟了一寸寸成长的前途。
 
啊,我伟大的母亲!
你是天底下最称职的贤妻,
你是我们心中最优秀的良母!
 
5、满脑子经营韬略的女人

每一年都是在黑云压顶中过日子,
你却总能撕开一些缝隙见到阳光;
每一天都是在饥饿困顿中过日子,
你却总能找到一些活路看到希望。
 
你和父亲集中全家所有的资源,
为长子的学业提供了可靠保障,
明里扶携暗里支撑稳扎稳打步步为营,
让长子从一个个台阶走向家庭的理想。
当云散天开春天到来的时候,
你苦心经营执着追求的希望之花啊,
终于蓬勃地开放在了长子的身上。
 
而你一直呕心沥血苦苦经营的家庭,
也最早跳出苦海焕发出一道道光芒———
那是一个阳光灿烂山花盛开的日子,
山村的公路边突然传来锣鼓的喧响,
震天的鞭炮惊醒了沉睡多年的群山,
清冽的河水也流淌出了欢快的歌唱。
三百年来穷山村的第一间个体小卖部,
竟然在一道道惊疑的目光中大胆开张。
虽然忙里忙外的是我们的老父亲,
但人们的心里其实亮堂堂———
我敬爱的母亲啊,你,
才是家庭经营的“老板娘”!
 6、吟诵千家诗
 的老婆婆

你的青春在父亲贫穷的山村里度过,
所有的日子几乎不是苦难就是饥饿;
你的中年在兄弟姐妹的成长中度过,
所有的日子都注满你的心血和寄托;
你的老年在儿孙的大小城市间度过,
所有的日子既有辛劳更跳跃着欢乐。
啊,尊敬的老母亲,
六十多个春秋已经在你的头上留下雪白的鬓发,
六十多个冬夏已经在你的脸上刻下深深的斑驳。
 
四个儿女在你的温柔和严厉中早已自立门庭,
无论平淡还是丰富一样过着平稳和谐的生活;
一大打的孙辈大大小小在你的面前那么的生气勃勃,
无论是样貌性格都看得出都是你与父亲抚育的丰硕。
近几年来你还在坚持着以往的习惯和权威,
总是以家长的角色要严格看管每一个角落。
而一个个儿孙却不断从你的身边离开去闯世界,
留下你再无人可以管束要唠叨也找不到人诉说。
 
你对自己总是过高估计以为还是当年的至尊,
老是无对象地发号施令上下楼不断来回穿梭;
而你的步伐却越来越迟钝以至扫地时摔断了尻骨,
不知是因为早聪还是心力交瘁你竟然得了脑萎缩。
“老了,确实是老了!”
年届八旬的你不得不接受了这一无可改变的结果。
 
紧握着你颤颤巍巍的双手,
我感到的却是你耕耘的运筹帷幄;
对视着你时亮时暗的双眼,
我看到的却是你热切的期望嘱托。
我知道你对自己对人生从来没有悲观过,
我知道你对家庭对我们从来没有失望过,
因此坐着轮椅与你同样是八旬的妹妹晒太阳的时候,
两姐妹竟然不约而同地做出了一个从未有过的动作———
一句又一句、一首又一首的“千家诗”,
竟然在你们的口中流畅而出如日喷薄。
“妻贤夫祸少,子孝父心宽”,
一句句的古训刻入了脑海烙进了心窝。
啊,母亲,我心中最伟大的母亲!
就在这一刻,因了这一幕,
我才幡然醒悟找到了自己寻找了多年的确切基因,
才真正读懂了你来自何处何处才是你心灵的归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