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当前的位置: 首页> 2016年 > 正文

丘树宏出席首届(中国•温州)“诗意山水与旅游的新发现”高峰论坛并发表演讲

发布时间:2016年04月30日  来源:中山政协  作者:钟谐 

  4月29日上午,国际山水诗之旅暨首届(中国•温州)“诗意山水与旅游的新发现”高峰论坛在浙江温州启幕。市政协主席丘树宏应邀出席并发表演讲。



  中国山水诗鼻祖谢灵运1500多年前在担任永嘉郡(今温州)太守时,曾留下了许多传颂千古的山水诗,温州也因此成为中国山水诗的摇篮。此次高峰论坛系列活动从本月28日至30日,由中国作家协会诗歌委员会、温州市人民政府主办,策划了包括“首届(中国•温州)诗意山水与旅游的新发现高峰论坛”、名家体验“文脉与传承—国际山水诗(温州)之旅”、“诗意温州”山水诗之旅朗诵会、“温州山水诗之旅”产品网络推介展、开展多媒体立体型的“温州山水诗之旅”宣传等多项内容。丘树宏和当代中国重量级诗人吉狄马加、叶延滨、舒婷、黄亚洲等出席活动,畅谈山水诗的古往今来,促进山水诗文化与山水诗旅游在传承中创新传播,走向全国与世界。

  丘树宏在论坛上作题为《当代山水诗的困境、救赎与文化旅游》的演讲。他先从几首不同时代描写桃花的诗歌说起,认为中国山水诗的最好时代已经过去,因为时空的变化,我们已经告别了古代那种人与人、人与自然、人与社会的纯而又纯的关系。但是,我们还是要有古体诗的山水诗写作,这不是为了超越,而是为了纪念,为了继承和弘扬,为了榜样、鞭策和动力。坚持山水诗的创作,无论是采用古体诗还是现代诗歌的形式,都是诗人、诗歌和诗坛必须坚持的梦想。丘树宏指出,当代诗歌乱象直接破坏了山水诗。在中国,诗歌的“自由病”害了自由诗,也害了山水诗。因此,当代山水诗亟需救赎,包括自然生态救赎、人的心态救赎和社会生态救赎。

  丘树宏在演讲中提出了五个建议,引起了大家的强烈共鸣和反响。一是向全国诗歌界和旅游界共同发出“中国当代山水田园诗发展倡议书”,动员全国的力量共同做这件事;二是在中国诗歌万里行山水诗歌创作联盟,成立山水诗歌创作诗人志愿者队伍;三是建议诗歌界与旅游界创建山水诗创作制作运作机构;四是温州申报中国山水诗文化保护示范区;五是建议试办文化特区。他说,文学兴盛,包括诗歌以至山水诗的兴盛,有赖于“中国梦”的实现,而“中国梦”的实现需要两个前提:经济崛起和文化复兴。文化的复兴需要一个漫长的过程,中国曾经错过文化复兴的最佳时期,而目前中国正处于几百年来文化复兴的最好时期:改革开放将近40年,试办经济特区也已经将近40年了,可以考虑试办文化特区了。

 

 

《我在温州与谢灵运相遇》 

    

丘树宏

 

芳菲四月的南风

将我从伶仃洋吹到温州的怀抱里

久违的阳光羞涩着

如同古老永嘉的微笑

湿润,和气

 

一位长须髯髯的老人向我走来

一付风度翩翩仙风道骨的样子

左手的山海经随着日升月落

右手的诗经捧出风雅颂的古天古地

 

他带我在悠悠南塘种下一棵棵香樟

驾起小竹筏让我在楠溪江荡漾钓鱼

攀登上雄浑巍峨的雁荡山

他点燃的檀香早已

在顶峰袅袅升起

 

听惯了白天做老板晚上睡床板的故事

看惯了所有崎岖路都有温州人的足迹

习惯了温州人翻江倒海闯荡世界的性格

温州人的形象就这样定格在了我的心里

 

原来啊,除了狮子般的生命犹太人的智慧

除了赚尽了美元欧元人民币各种各样的Money

温州,也有山水还有诗......

 

 2016.4.29于温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