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当前的位置: 首页> 政协文萃 > 正文

【连载】丘树宏《长歌正酣》之五:珠江

发布时间:2014年04月25日  来源:亚太日报  作者:丘树宏 
第五部  珠  江

序  曲 

1、 海珠石,好神奇

   珠江,又名粤江,因流经海珠岛而得名。珠江是中国南方最大的河流,也是中国继长江、黄河之外的第三条母亲河。据南宋方信孺《南海百咏》记载,相传古代有一位波斯商人,偷了他国家一颗镇国宝珠逃到广州贩卖,后被国人发现,欲以重金赎回,在归国途中,宝珠突然飞起,坠入江中,后化成一个长约一百米、宽约五十米的红色砂岩巨石,人们称之为海珠石。据说珠江的名字也就由此而来。由此可见,珠江与长江、黄河最大的不同,就是从诞生的时候开始,珠江就蕴含著开放的海洋文化的浓厚气息。

天外带来的宝贝,
神话一样的故事;
啊,价值连城的海珠石,
你的传说好神奇。

宝贝留在了这里,
神话演绎成名字;
啊,中流砥柱的海珠石,
你的变迁好神奇。

见证了多少崢嶸岁月,
经歷了多少阳光风雨;
文明之河千万年源远流长,
生命之河千万里奔腾远去。
好神奇啊,海珠石,
海珠石啊,好神奇!



第一章 海洋与高原

2、海洋下,云贵兴

   珠江流域的主支流是西江,发源于云南省曲靖市境內的马雄山。距今约2.08亿年前的中生代三迭纪晚期,珠江流域的云南、贵州、广西以及珠江三角洲都处在茫茫古地中海之中。后来印支运动爆发,隨著距今约3600万年至5300万年前第三纪的始新世时期发生喜马拉雅造山运动,云贵高原被再度抬升,云贵高原形成,珠江流域的水道系统也逐步形成。可以说,古地中海是珠江的母亲,云贵高原则是珠江的父亲。

古老的地中海啊,
汪汪洋洋,万里无垠;
欧亚大陆,海底沉睡,
浪涛滔天,呼唤生命

古老的地中海啊,
康滇大陆,桫欏青青;
喜马拉雅,阿尔卑斯,
天地翻覆,日月精神。

海洋下,云贵兴,
高峡出,山脉生;
一条横贯东西的珠江,
腾云驾雾,磅礴永恆!

3、元谋马坝连百越

   珠江流域是我国出土古人类化石最多的地方,是中国远古文明最早的发祥地之一。1956年在珠江流域週边云南元谋县那蚌村发现的元谋人人齿化石,比“北京人”早了100万年。珠江流域还发现了“柳江人”等我国以至东亚发现的最早的新人的代表。而在广东境內的珠江支流北江,则发现了让岭南人引以为荣的“马坝人”。珠江流域所发现的石器等各种化石和遗址,都说明这一个地区早在新石器时代就开始了某种对外交往,体现出面向海洋的文明特点。

走出深深的洞穴,
元谋马坝连百越;
走向明亮的干栏,
水神龙母情切切。

断发纹身的部族,
元谋马坝连百越;
贝丘遗址显神秘,
石峡文化进华奢。

元谋马坝连百越,
石器智慧化经略;
混沌初开日东升,
满江浩瀚对新月。

4、稻花香,铜鼓响

   稻作起源于中国云南,稻作文化是珠江流域的本土文化。《山海经》云:“西南黑水之间,有都广之野,……爰有膏菽、膏稻、膏黍、膏稷,百穀自生,冬夏播琴。”除了文化遗址的出土印证外,广州城的“五羊献穗”传说更是典型的詮释。由於社会歷史进程比较缓慢,珠江流域的青铜时代直到商末或西周时代才开始,但其铸造的青铜器,却以文化独特、技艺精湛在中国青铜文化史上独领风骚上千年。其中最有代表性的就是铜鼓。

远古的时空,
吹来生命的花香;
五羊的传说,
闪耀收穫的金黄。
稻花香,稻花香,
香在大地上;
香醉了蓝天,
香醉了珠江。

远古的时空,
传来激越的歌唱;
美丽的山川,
流淌天籟的光芒。
铜鼓响,铜鼓响,
响在人心上;
敲醒了太阳,
敲醒了月亮。

5、千流百川归大海

   珠江主支流全长两千两百多公里。因为地理的缘故,除了西江外,岭南的北江、东江,旧称南江的罗定江,均以各种姿態与西江交匯而成为珠江,分別从虎门、崖门、磨刀门、蕉门、洪奇沥、横门、虎跳门、鸡啼门八大出海口匯进南海。珠江全流域跨越云南、贵州、广西、广东、湖南、江西以及香港、澳门八个省区。

曲靖山巍峨,
信丰山险怪,
寻乌山雄伟,
千峰万峦岭南来。
 
西江水流长,
北江水澎湃,
东江水悠悠,
千流百川归大海。

千流百川归大海,
一江飞跃大陆外;
咸淡水,水咸淡,
江海相连好风采!


第二章  中原与古越

6、灵渠水,开风化

   秦並6国后,秦始皇为开拓岭南,统一中国,于秦二十六年(西元前221年),命屠睢率兵50万分5军南征百粤,最初遭到当地民族的抵抗,3年兵不能进,军餉转运困难。秦二十八年(西元前219年),秦始皇命监御史禄掌管军需供应,督率士兵、民夫在兴安境內湘江与灕江之间修建一条人工运河,运载粮餉。秦十三年(西元前214年),灵渠凿成,秦始皇迅速统一岭南。

   灵渠古称秦凿渠、零渠、陡河、兴安运河、湘桂运河,位於广西壮族自治区兴安县境內,於西元前214年凿成通航。灵渠流向由东向西,將兴安县东面的海洋河(湘江源头,流向由南向北)和兴安县西面的大溶江(灕江源头,流向由北向南)相连,是世界上最古老的运河之一,有著“世界古代水利建筑明珠”的美誉。

秦始皇,大一统,
灵渠水,开风化;
中原烟雨飘蛮夷,
五岭从此归华夏。

一条长河流淌千年烟云,
一路征战开创万世神话;
车同轨收穫一片片皇天后土,
书同文造就一份份神州风华。

灵渠水,开风化,
灕江水映湖湘画;
人文社稷颂任囂,
赵佗美名扬天下;
一江海风上西安,
东西南北成一家。

7、 大庾岭,风光好

   梅岭在古代亦称为“大庚岭”,古代亦称为“梅岭,为五岭之一,居五岭之首,是江西省与广东省南雄市接壤的两省交界处。史书记载,秦统一全国,始在大庾岭设关,名“横浦”。唐代开元四年(西元716年),广东韶关曲江进士张九龄拜为唐相,玄宗命张奉詔在原简便官道的基础上开凿新驛道,道路长45公里,基宽约5米,可让大型马车通行。自此梅岭山隘便成为中原和南粤之间交通的重要驛道,也是古来兵家必爭之地。因其地势险要,地理位置重要而著名。

曾经走过坎坎坷坷,
艰难险峻的羊肠小径;
如今一条大路通南北,
大庾岭啊,风光好。

大庾岭啊,风光好,
千年古关走出情逍遥;
大唐吹来的诗书风漫捲,
南国北去的荔枝香飘飘。

少听了阳关三叠伤离別,
多见了杜鹃烂漫梅花笑;
美丽大庾岭,
风光无限好。

8、千年移民匯三江

   秦始皇统一南越,带来了第一次的移民潮;北宋末和南宋末年,因金人和元人南侵,中原大量灾民逃离家园,又导致了中国歷史上最大的移民高潮。千百年来,中原移民分別经灕江再经西江、经北江的珠璣巷再到珠江、江西寻乌水道再经东江,或经福建中转,连续几次大移民,至宋元时期,以文化和语言为標誌,完全形成了广府、客家、福佬三大汉民系及其基本分佈格局,创造了人类史上空前的移民奇跡。而在珠江流域的岭南人,又一代一代再度背起行囊漂洋过海下南洋、赴南美、北美以至欧洲各地,形成了一个规模庞大的人类移民群体——华侨,为世界文明发展做出了特殊的贡献。

手捧祖宗的灵牌,
背负沉重的行囊,
挥泪作別黄土地,
千年移民匯珠江。

双脚走出一路沧桑,
日月照出一路希望;
风雨兼程赣桂閔,
千年移民匯三江。

东江来了客家人,
广府穿过珠璣巷,
福佬耕起潮汕海,
千年移民匯三江。

中原古老的风,
吹起南海的浪,
华侨架起中国桥,
千年移民匯三江。

9、 珠江人文好风流

   隨著时空的推移,珠江流域的人文,大概演绎成三大主流,一是五次大迁徙的中原汉人与当地土著融合成广府、客家、潮汕三大族群文化,二是歷代贬謫制度所形成的一种独特的贬官文化,三是今天依然存在的少数民族文化。这三种个性丰富、色彩斑斕、底蕴深厚的人文,对岭南文明的繁荣发展起了重要作用,也是中华文明的重要组成部分。

喊一句敢为先下先,
闯四海,向五洲,
走出一群广府人,
珠江人文好风流。

喊一句读书创人生,
风雅颂,常歌謳,
走出一群客家人,
珠江人文好风流。

喊一句爱拼才会贏,
打天下,意气遒,
走出一群潮汕人,
珠江人文好风流。

喊一句大山是我家,
壮苗寨连侗瑶楼,
三月初三土著舞,
珠江人文好风流。

喊一句长作岭南人,
东坡春意韩公秋,
多情留下天涯客,
珠江人文好风流。


第三章  中国与珠江

10、六祖本真是大爱

   得海运之利,佛教捷足先登岭南,东汉时首先传入当时岭南政治经济文化中心交趾与苍梧。唐代以后佛教在岭南的西江、北江和东江地区十分兴盛,可谓“五岭巍巍,斯为佛国”。唐贞观十二年(638),在西江新兴江边诞生的六祖慧能,后来成为禪宗六祖,奠定了其在中国佛教的主流地位。慧能从一个不识字的樵夫,成为享誉青史的一代宗师,被西方人称作“东方耶穌”。

少年青春历苦寒,
心志向佛金石开;
別慈母,探真金,
六祖本真是大爱。

黄梅光孝练修行,
五祖衣钵传六代;
只寻佛,不求物,
六祖本真是大爱。

即心即佛重本性,
顿悟成佛自然来;
理还俗,慈为怀,
六祖本真是大爱。

一部坛经,千年传世,
一花五叶,万世不衰,
无恋庙堂,禪民同在,
六祖本真是大爱。

11、丝绸路,海之路

   秦汉开始,中国开始了海上贸易往来,並形成了海上丝绸之路。而珠江流域,则是海上丝路的重要通道和节点,广西沿海,尤其是广州、澳门更成为重要的始发港。唐代在南海形成了一条“广州通海夷道”的航线,从广州开始一直到西亚和东非乃至欧洲,经过三十多个国家和地区,成为当时世界上最长的远洋航线,標誌著主要以珠江流域为腹地的南海航运的发展。隋煬帝大业三年至六年(607—620),王君政出使赤土国(今马来半岛泰国东南部),即从广州起航;明永乐五年永乐五年九月十三日(1407年10月13日),明成祖朱棣命郑和第二次下南洋並首次从南海出发。

起帆嘍!赫赫秦皇,
起帆嘍!伟伟汉武;
蔚蓝开始蔚蓝的梦想,
汪洋造就汪洋的通途。

远航嘍!前方赤土,
远航嘍!郑和西渡;
茶叶肩负绿色的使命,
陶瓷胜过美丽的明珠。

南海神庙走出艘艘宝船
浩瀚西洋载来惊奇无数;
一方青丝铺大道,
丝绸路啊,海之路!

12、 Ciao你好利玛竇

   从16世纪始,欧洲人循著葡萄牙人开闢的贸易航线,一批接一批地从西方走向东方,並来到了中国。而影响最大的是义大利人利玛竇。明万历十年(1582),利玛竇奉教会之命由印度来到澳门,第二年就到了广州,之后选择肇庆作为传教落脚点,1595年开始北上一直到北京,1610 年 5 月 11 日,因病卒於北京。利玛竇来华,其目的虽然主要是通过传播西方科技知识来传教,但实际上却在东西方之间架起了一座桥樑,为人类文明发展作出了卓越的贡献。

循著新大陆的航线,
开始传道士的日月春秋,
珠江边出现忙碌的身影,
Ciao你好利玛竇。

打著基督教的招牌,
开始天文学的天地交流,
大帝国出现崭新的学说,
Ciao你好利玛竇。

西学东渐警醒沉睡的东方,
文艺復兴带来科学的宇宙;
好啊好啊好朋友,
Ciao你好利玛竇。

13、咸淡水,水咸淡

   珠江流域的西、北两江在广东省三水市思贤窖、东江在广东省东莞市石龙镇匯入珠江三角洲,经八大口门匯入南海,接入太平洋。珠江的主支流经过灕江灵渠连通湘江,再连通长江。江水是淡水,海水是咸水,淡水体现的是中原文化、中华文明,而咸水则代表蓝色文化、海洋文明。这两种水质在珠江出海口碰撞交匯形成了咸淡水;而这两种文明在珠江衔接融合,则形成了咸淡水文化。
咸淡水,
水咸淡;
北上到中原,
长江拉起帆;
南下到南海,
大洋好行船。

咸淡水,
水咸淡;
北上土地厚,
务实又收敛;
南下胸怀阔;
眼光好辽远。

咸淡水,
水咸淡;
咸咸淡淡新文化,
淡淡咸咸新精神;
赛龙夺锦勇开拓,
敢为天下先。


第四章 珠江与世界

14、遍地英雄出岭南

   岭南地区从火耕水褥的稻作文化开始,逐步走向海洋农牧化、围垦造田桑基鱼塘的农耕文化,再率先走向商业文化,而后各地爭相兴办书院,直至明清时期文化鼎盛,不断涌现出各类杰出的人才。隨著宋元决战发生在这个地区、以及腥风血雨明清之斗对岭南地区的特殊影响,尤其是清代末期,珠江儿女经歷了一场场血与火的洗礼,进一步强化了他们的民族气节和家国情怀,更锻炼和造就了一大批的学者、创新学派的思想家,以及在各领域卓有建树的卓越人才,为中华民族的復兴作出了不朽的贡献。

珠江思潮浪打浪,
英才辈出比高山,
爱家国,洒热血,
遍地英雄出岭南。

一代巾幗冼夫人,
徐公虎门销大烟,
洪秀全,起金田,
遍地英雄出岭南。

番禺鸿儒屈大均,
容閎乡里郑观应,
丘逢甲,康梁变,
遍地英雄出岭南。

遍地英雄出岭南,
世界潮流浪滔天,
顺者昌,逆者亡,
声声呼唤孙逸仙。

15、五桂山,翠亨村

   西元1866年11月12日,在珠江西岸五桂山下的翠亨村,诞生了一代伟人孙中山。他13岁开始离开家乡外出学习、谋生,以至走上寻求推翻封建帝制、实现民主共和、振兴中华的道路。得益于珠江的地理优势和人文优势,以及在世界各国游走的特殊经歷,孙中山既集聚了深厚的中华人文传统,又学习和吸取了大量的人类文明成果,从而形成了伟大的理论並予以艰苦卓绝的践行,成为中国近代革命的先驱者和伟大的民族英雄,开创了中华民族发展的新时代。

五桂山下,
兰溪河畔,
面朝大海,
背靠岭南,
小小翠亨村,
走出一个人。

振兴中华,
志存高远,
推翻帝制,
共和梦圆。
建国方略好,
三民主义真。

时光既走,
小村依然,
伟人虽逝,
精神永新。
天下皆为公,
博爱满人间。

16、珠三角,金三角

   由西江、北江共同冲积成的大三角洲,与东江冲积成的小三角洲共同组成了珠江三角洲,被称为中国的“南大门”,旧称为粤江平原,简称珠三角。这里物华天宝、人杰地灵,她是一个经济概念,又是一个地理概念,也曾是一个行政概念(粤中行省),歷史上不断扮演著重要而特殊的角色。她文化渊源深厚而紧密,从秦朝设置的南海郡,到清朝的广州府、肇庆府,以至今天,无一不体现出珠三角各个城市的紧密联繫和歷史渊源。地理上则以广州、香港、澳门为中心。珠三角是岭南文化的代表之一,是广府文化的发源地和兴盛之地,大部分地区通行粤语,也有部分区域使用客家话和福佬话。

斗转星移过去亿万年,
沧海桑田土地多富饶;
珠三角,金三角,
海风悠悠浪滔滔。

南海神庙烟火飘嫋嫋,
黄埔码头船桅真热闹;
珠三角,金三角,
大门开放起大潮。

小河弯弯蜿蜒向南流,
东方之珠光辉照香岛;
珠三角,金三角,
乘风破浪寻大道。

Macao不是你的真名字,
莲花开合天天更妖嬈;
珠三角,金三角,
风气为先领明朝。

17、东方风来满眼春

   1978年,中国实行改革开放,邓小平在中国的南海边画了一个圈,在深圳和珠海试办经济特区,不久又逐步將广州和珠江三角洲列为对外开放的沿海城市。从此,珠三角不断演绎出一个个春天的故事。三十多年来,珠江三角洲不仅进入了一个崭新的发展高潮,成为国內最富裕的地区,在经济上为全国做出了重要贡献,更在思想、理论、社会、文化等各个方面成为流域文化发展的典范,为全国提供了大量先引性的经验,起到了十分宝贵的视窗作用。香港和澳门的顺利回归,更开创出促进民族团结、祖国统一、世界和平的惊世之作。
 
南边打开窗,
西边打开门,
敞开大胸怀,
东方风来满眼春,
 
珠江兴大浪,
南海船飞奔,
迈开大步伐,
东方风来满眼春。

东方风来满眼春,
万紫千红花繽纷;
沧海桑田好日子,
好天好地好精神。

东方风来满眼春,
奇跡处处座座城;
荷花莲花爭怒放,
南岭日月耀昆仑。


尾  声 

18、珠江梦,中国梦

   近千年前,珠江流域的人们最早走向海洋;一百多年前,孙中山先生最早提出了“振兴中华”的口號,可见珠江是最早提出“海洋梦”、“中国梦”的地方。珠江流域最早走向改革开放,最早富裕起来,因此又是离“海洋梦”和“中国梦”最近的地方。在建设“海洋强国”、实现中华民族伟大復兴的“中国梦”的今天,珠江儿女將凭藉特殊的地缘优势和开风气之先的传统,继承和弘扬务实、相容、开放、创新和敢为天下先的精神,继续走在全国的前面,扮演更加重要的角色,为实现“海洋梦”和“中国梦”努力奋斗、无私奉献,取得更加辉煌的成就,做出更加卓越的贡献。
 
亿万年孕育康滇云贵,
莽莽苍苍,群峰高耸;
千百里江山风起云涌,
北回归线连起海洋梦。
华夏的脚步从这里走向蔚蓝,
走出一个个开天闢地的大英雄。
 
啊,珠江梦,海洋梦,
江海澎湃两相融;
啊,珠江梦,海洋梦,
两梦依依梦相通。

亿万年孕育百越儿女,
云蒸霞蔚,长歌恢弘;
千万里江水浩浩荡荡,
南大陆架筑起中国梦。
人类的文明从这里走进华夏,
带来一阵阵日新月异的世纪风。

啊,珠江梦,中国梦,
海陆相映中国红;
啊,珠江梦,中国梦,
日月共舞中国龙。

                
             2014年2月4—7日
(甲午马年春节)

            于珠海——中山初稿

附 录:

   一条与长江黄河一样伟大的河流
——大型交响史诗《珠江》文学臺本创作札记

(1)
   人生第一次接触珠江,应该是1975年。那时候我在家乡当赤脚医生,已经记不起是以什么理由去广州看望做中学教师的舅父。见惯了家乡小河的我,第一次见到珠江,一下子就给她的宽广和悠长给惊嚇住了。当然更为惊讶和羡慕的,是那座高高的珠江桥,以及广州这座大大的城市。
   而从“文化”上第一次在灵魂里接触珠江,却是到了1992年。那一年我从珠海市委办公室到了当时还同时是国营农场的平沙区掛职任副区长,参加了珠江文化研究会在这里的一个会议。从这个时候我才瞭解人们只知道长江、黄河,但对於珠江却认识很少,对珠江的角色和作用更是远远没有引起重视。也就是从这个时候起,心里萌发了要为珠江写点儿什么的想法。
   隨著工作岗位的变动,我写作的题材和內容逐步与职务职责和地域人文重合起来。在珠海的时候,我写了宋元大决战的崖门海战,写了高栏港的开发,写了珠海的大海、蓝天和梦想,写了珠海的歷史人文;在中山,我写了香山人文,写了咸淡水文化,写了香云纱和沉香,写了郑和从南海下西洋……但是,因为积淀不足,一直还未能就珠江的整体写出一件比较大的作品。
   2012年春节期间,珠江交响乐团(原珠江电影交响乐团)的任杰团长来了中山,我们又谈起了珠江,基於我刚刚完成大型多媒体交响音诗《孙中山》的创作,公演后的影响很不错,他建议我专门创作一台珠江交响大合唱的文学臺本。2013年春夏之交,他又带著业务人员来谈了一个草案。由此,我开始了这个作品的准备工作。由於我2012年和2013年的重点是海上丝路题材的创作,先后写出了大型史诗《海上丝路》、大型音乐情景舞蹈《海上丝路•香云纱》,之后又写了大型史诗《九连山下》、《Macau•澳门》,所以《珠江》的创作就推到了2014年的春节。
   確实要感谢中央出臺的“八项规定”,这两年的应酬减少了许多许多,这才让我能够在以往应酬最频繁、肠胃最痛苦的时间,静下心来搞创作。借甲午马年春节的长假,我集中精力將以往的思考和准备的资料进行了整理,很快草擬出了一个提纲。然后从大年初三开始,除了午睡一个小时,晚上睡六个小时,其他时间基本是写作,到年初八深夜,初稿顺利完成。看来近几年著重写歷史题材的大作品,还是逐步摸到了一些门道。

(2)
   写珠江题材的文学作品,自秦朝统一南粤后就一直没有停歇过,从诗词歌赋,到戏剧、电影等,都很丰富,但史诗类作品则很稀罕。我所知道的,一是1958年,由时任广州市市长朱光策划並参与主创的《珠江大合唱》,当时演出后影响很大。只可惜公演一场就销声匿跡了。1994年,由庄宁和郑南作词、郑秋枫和张丕基作曲的《珠江大合唱》隆重推出,但也由於各种原因,很快就偃旗息鼓了。
   自从1987年底从九连山区迁居珠海至今,我已经在珠江流域的核心地区工作生活了27个年头了。俗话说,“在什么山头唱什么歌”,讲著这里的主流语言广州话,吃著这里的海鲜河鲜,喝著这里的咸淡水,我想,確实应该为这一方特殊的水土,为这里的母亲河——珠江,奉献和回报一些大的作品了。
   珠江的歷史亿年万年,珠江的流域广大深长,珠江的自然丰富美丽,珠江的人文独特多样,珠江的贡献丰硕伟大,写什么,怎么写?一开头確实很是踌躇,觉得无从下手。好在这两年连续写了《海上丝路》、《Macau•澳门》等几个类似的作品,积累了一些经验,这个彷徨期並没有困扰很久,在春节的和风吹佛下,我的思路与暖阳一样荡漾开朗开来,最后確定还是与《海上丝路》、《Macau•澳门》一样,扣紧自然、人文这两个主题並作为主线来写。
   这应该是一个务实而聪明的做法。自然是珠江的“形”,人文则是珠江的“魂”。这两者,就是珠江的就主干与核心所在,其他都是枝节而已,都是从形和魂生髮出来的东西。本著这一个写作原则,我开始梳理收集到的素材,思考和草擬写作大纲。这也是一个非常纷繁复杂的过程。马年春节的天气出奇的好,温度都在20度左右,阳光普照,春暖花开,人们喜笑顏开,我的心情也分外的好。有这种通泰轻鬆的氛围,写作自然非常顺利,仅仅五天时间,初稿大功告成。快哉,快哉!

(3)
   在酝酿、准备,尤其是创作《珠江》初稿的整个过程中,心中一直对珠江有著这样一种十分强烈而清晰的认识:第一,不管是从自然方面看,还是从人文方面看,珠江,都是与长江、黄河一样伟大的河流。第二,对於珠江,人们是明显的忽略甚至是轻视她了;对於珠江,我们確实有愧,我们亏欠珠江確实太多太多了!
   说到中国的母亲河,谁都首先会想到长江、黄河。確实,长江、黄河以及长江文化、黄河文化,典型地代表了中华以及中华文化,那是我们中华民族的根和灵魂。然而,就河流与河流文化来说,难道就仅仅只是长江与黄河吗?我们有没有忽略和遗失了什么重要的元素?
   有的!珠江就是。珠江,是与长江、与黄河一样伟大的河流,却在人们的心中给长期忽略甚至是遗失了。珠江,她同样是中华民族的母亲河啊!
   我们先从自然上看。珠江与长江、黄河一样古老。它们在远古同样属於古地中海范畴,隨著侏罗纪时期的燕山运动、始新世的喜马拉雅山运动,隨著海洋的下落、高原的隆起而形成峡谷、盆地、裂谷、洼地,源流也就由此生成。她们在时间空间上高度连贯和一致,在中国南北大地上並行不悖,汇集百川,奔流入海。长江流域面积最大,黄河次之,珠江最小,但从覆盖的区域看,长江黄河的性质相类,大都是中原地区;而珠江流域所覆盖的却属於南方区域,在自然地理上是中国流域覆盖的另一类別的重要部分,是对长江黄河的重要补缺。
   我们再从人文上看。据考证,珠江流域的人类起源比北方还要早,最起码也是同步。珠江流域蛮荒时期的土著文化、俚文化,自然也是属於中国古文明的组成部分;秦代统一百越之后,中原人一波波南下与这里的蛮夷杂处,逐步形成了独具特色的岭南文化;隨著时空的变化,与海洋文化结合的岭南文化,后来逐次北上,反而大大影响了中原的中华传统文化,一直到近代、当代,作用和衝击越来越明显、影响和浸漫越来越突出,以至繁衍发展成为一种生命力十分强盛的主流文化而深刻地推进了中国的歷史进程,甚至还在继续影响中国文化,成为一种不可或缺、无可替代、独树一帜的新潮流。这种文化和文明,其实就是海洋文化与中原文化相结合的新文化体,她的特质和核心,就是蓝色,就是开放、相容。
   可见,珠江以及珠江文化的角色、地位和作用,完全应该与长江、黄河相比肩,这是不言而喻、无可爭议的。
   然而现实是,她没有获得这种待遇。远远没有!
   为什么会这样?
   首先,是因为中国的政治经济文化中心一直在北方,这客观上一定会影响对南方,包括珠江的认识和重视。何况,歷史上,甚至现实中,国人对南方都存在一种说不清道不明的曖昧看法和曖昧心理。
   其次,也是第一个原因带来的,中国自古都是以汉语、汉文化作为最高话语权,南方,尤其是珠江流域虽然后来都“汉文化”了,但毕竟她是“化”来的,不是源头,不是根本,因此“话语权”就处於一直春风不度“南大门”的失衡状態。
   第三,这就是“珠江人”自己的事情了。珠江流域的地区,以及这里的人们,好像自己也没有很好地將自己弄明白,因此就总是说不清楚自己;有些地区、有些人可能弄明白了,却又得不到相应的关注和支持,所以就发不出声音,或者说出的话没有人听得到,甚至就根本没有人听。
   怎么办?有很多办法,要马上做起来,当然不可能马上就见效,但相信会慢慢起作用。
   本人虽然能量有限,但我有一颗红心,有一腔热血,有一种兴趣,有一支拙笔,因此我创作了《珠江》这个作品,期待著能有人关注它、推介它、利用它,而后能对人们关注珠江、关注珠江文化有所裨益、有所贡献。
   我知道,我的努力不可能激起珠江一样的大浪,但一定会引发一点儿涟漪,这,就足够了。如果这种涟漪能引来更多的涟漪,不就可以酝酿成大浪了吗?
   果然,我的期待很快就有了回音:就在今天,中山日报的副刊首发了我这个《珠江》,並且当天就得到了珠江交响乐团任杰团长的积极回应。他发来了这样的信息:“拜读了大作,很精彩,也很符合当前的精神,更符合我们之前的愿望。我会尽一切办法来完成这部巨制,我会儘快汇报给集团领导和上级领导。具体的细节等我们音乐总监、指挥回来详谈。”我告诉他北京也已经有人对这个作品很感兴趣,他急忙又发来一个资讯,说:“这个(作品)千万不要给他拿走了,我们搞出来可以拿去央视播放。”
   我当然表示理解和赞同。
   好的,就让我们一起做起来吧!


2014年2月16日
 


作者简介:

 丘树宏,笔名秋树红、香山一树、九连山人,1957出生於广东省上坪镇上坪公社下坪大队石陂生產队1974年,从上坪“五七”中学高中毕业后,丘树宏回乡做过农民、民办教师、赤脚医生(兼兽医);1978年成为上坪公社恢復高考后第一个大学生,进入惠阳师范专科学校中文系就读。丘树宏曾任珠海市平沙区副区长、珠海市体改委主任、珠海市香洲区委书记、珠海市市委常委兼秘书长、中山市市委常委等职务,2012年之后任中山市政协主席。

 此外,丘树宏先生还是中国作家协会会员、中国音乐家协会会员,并担任中国诗歌学会理事、广东省作家协会副主席等职务。

 丘树宏先生著有诗集《隱河》、《选择季节》、《永恆的蔚蓝》、《风吹过处》、《以生命的名义》、《共和国之恋》、《花地恋歌》等7部,人文、社科、经济类著作《思维洼地——一个文人官员的心路歷程》、《和美之城:中山》、《资本经营》(丛书)等7种。

 其多项作品被翻译成英文、日文並在国外发表和交流;多种作品被收录进国家、省级各类文学选本和中小学课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