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当前的位置: 首页> 政协文萃 > 正文

穿越世纪时空的动人长歌

评丘树宏大型交响史诗《MACAU•澳门》
发布时间:2013年08月30日   作者:周思明(珠海) 

   如果说,爱国诗人闻一多的《七子之歌》,是一个民族100年来历尽沧桑、跌踬奋起、千回百折、追寻梦想的世纪之歌,那在交织着悲怆与喜悦的20世纪落幕、回归祖国怀抱的澳门已然昂首挺胸在21世纪的光明航程上走过13 年之际,一首堪称是《七子之歌》精神延传的动人史诗穿越悠远的世纪时空,再次在神州大地上回响,那就是诗人丘树宏的大型交响史诗《MACAU·澳门》。
  当初,闻一多先生对澳门的痛惜之情为最深,因当时澳门已沦陷三百多年,时间最长。饱含深情的《七子之歌——澳门》被后人认为是《七子之歌》之首。曾经,有不少人为这首诗谱曲,作品都不尽如人意,最后找到广东音乐人李海鹰。李海鹰不到一个小时就谱好了曲,几是一气呵成。机缘巧合的是,李海鹰的祖籍是中山市南朗镇,一个离澳门不到50里的地方;而大型交响史诗《MACAU·澳门》的作者丘树宏恰恰正在中山任职。两个人都与中山魂牵梦绕,血肉相连。李海鹰谈及创作感觉时说:有了闻一多先生这首充满真挚、浓郁情感的词,才有了我创作的基础,我很幸运,能在七十几年后通过这个专题片与文化先人作一次对话。现在,有趣的是,诗人丘树宏也通过自己的呕心之作、大型交响史诗《MACAU·澳门》,得以同闻一多先生对话。
  澳门岂能无史诗!说到这首气势不凡的长篇史诗创作的缘起,丘树宏作为诗人的激情立刻形于色。近几年,丘树宏创作大型组诗和长诗可谓呈井喷之势,而诗人心里总是隐隐觉得还缺点什么,还需做点什么。2013年元旦前后,他与一箭之遥的澳门的朋友说到加强澳门与中山文化交流合作时,朋友请他为澳门写点什么。一语说破诗人梦!丘树宏这才恍然大悟:是啊,澳门古代同属香山。
  吟咏丘树宏大型交响史诗《MACAU·澳门》,让我体验到了一种史诗所具有的打动人的力量。真实的澳门更具有一种感染人的力量,作品达到了历史真实与浪漫抒情的有机统一。这显然得力于诗人占有丰富的历史资料和生活素材,而真实的历史氛围靠想象是编造不出来的。正因为此,我们可以想象创作者深入到澳门这个曾经的殖民地去实地寻访考察,全身心投入去感受体验,思想情感、思维想象都进入到特定的历史情境之中的生动情形、鲜活场景。这是作品得以获得富有整体氛围的真实感的真正原因,从而使之拥有更加动人的诗意的力量。
  由于这部史诗作品有着叙写澳门正面积极美好的诚意和不虚美,不隐恶的《史记》风骨,加之文笔的优美,情感的细腻,韵致的华彩,遂具有了一种还原历史、映照未来、俘虏人心的力量。比如《黑云压城城欲摧》这一节,作者对鸦片战争后的澳门逐步失去作为外贸中枢港的地位,逐步走向畸形发展的路子,赌博、色情、贩运人口,一派乌烟瘴气,甚至沦为鸦片贩运重要的中转地的历史,不刻意回避,乃秉笔直书,并以批判的笔触,指出这些特种行业,成为当时澳门经济发展的主体;尤其在资本主义国家侵略和瓜分中国的高潮时期,澳门还成为各国的前哨阵地,与葡萄牙一起扮演了很不光彩的角色。这种直面黑暗历史现实的勇气和胆识,无疑给作品增加厚重感和可信度,从而也带来了可读性和感染力。
  丘树宏的大型交响史诗《MACAU·澳门》,在历史意义、审美价值和文化内涵等综合指标上都取得了难得的拓展。作者是一位真正的诗人,这种赞誉对他来说并不为过。某种意义上,他以深沉的文本和光明的人格,以及在入世的繁琐政务中不屈不挠的文学探索精神,可以称得上是难能可贵。他的史诗写作不同于那些回车体拆行诗口水诗等等,是逆时尚潮流而动的灵魂写作,具有无可置疑的史诗价值,对他的诗作进行梳理和评价,很有必要。丘树宏以自己的思想与精神内涵,将自己与历史融为一体,运用严谨的传统形式写具有历史内容、现代灵魂的诗,让现在的人们清晰地知道了作者这一代人的所思所想和灵魂走向,很有意义。诗歌的命运拜时代所赐,受人心之托。祝愿树宏君写出更多不负时代重托、打动人心的好诗来。